几乎在5月17日的同一天,我们的心脏手术突然离开了14次。我们根本不知道,即使是法定的执业地点也没有改变。我们还在等待咨询和查房,我们可以在那里任命工作。我们仍然从微信时刻知道。郑州第七人民医院副院长告诉《人民日报》,我们的心脏外科病房现在几乎瘫痪了……”

和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一样,阜外华中医院心血管医院也突然遭遇专家集体流失。医院一位科长告诉记者:从周一到周三,也就是这两三天,超声科走了4个,心外科走了7个,麻醉科走了2个,重症监护和专业辅助走了9个。在这22位突然换老板的骨干中,有11位高级职称专家……”

据了解,两家医院突然失去了近40名专家,一家是国家计划在河南省部共同建设的区域医疗中心,另一家是郑州心血管疾病防治学科领导医院。这些集体所有者的平均年龄42.3年,专业集中在心血管疾病学科及相关重症治疗及其辅助学科。其中,有许多学科领导者和行业骨干。他们的新职位无一例外地去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河南多家医院近40名专家跳槽郑大一附院引争议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告诉《人民日报》,这是我们新院长计划上任几个月后实施的人才引进战略,以实现非凡的跨越式发展。随后,全省和中国将有更多优秀的中青年业务骨干加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面对几乎一个部门团队的集体去职,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的一位负责人愤怒地说:作为一家市级基层医院,我们近年来在吸引、留住和发展方面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人才流动并非不可能。关键是如何流动。我们悄悄地挖人,不讲规则,挖人就是一个团队,这让我们的临床诊疗业务措手不及。目前,这种情况已向郑州市委主要领导汇报。

郑州市第七医院副院长还告诉记者,早在2018年6月,原河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就发布了《关于确保基层卫生人才队伍稳定的通知》,明确了一系列硬标准,规范了基层人才合理流动的红线,要求确保基层卫生人才队伍稳定,完善基层人才激励机制,遏制卫生人才异常流动。2020年7月,国家卫生委员会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通知,明确禁止上级医疗卫生机构从下级医疗卫生机构虹吸中挖掘人才。

多位受访的基层医院负责人均表示,大医院、或者说超大型医院对人才的虹吸,势必会加剧对患者的虹吸效应。这与国家推动分级诊疗、优质医疗资源均衡布局相违背,也不利于构建总量扩容、布局合理、群众便捷就医的医疗服务格局。”

近40名专家同时集体前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在河南医疗行业引起争议。河南省卫生委员会的一名研究人员告诉《人民日报》,这些医务人员确实没有改变他们的执业地址,所以他们去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省卫生委员会了解了相关情况后,已发函停止。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郑州大学的直属机构,省卫生委员会只是诊疗业务的领导者。人们听不听,恐怕很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