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传说中,有十个太阳与十二个月亮,由此而形成了十天干与十二地支。《山海经.大荒南经》中说,帝喾的妻子羲和生了十个太阳,九个太阳住在下面树枝上,一个太阳住在上面的树枝上。这是说十个太阳同住在一棵大树上,每天轮流值日,住在上面树枝上的就是值日的太阳。十个太阳轮流一周就是十天,也就是一旬,现在仍有上旬、中旬、下旬之说。为有所区别,就给十个太阳分别命名甲、乙、丙、丁、戊、己、庚、辛、王、癸。于是,十天干出现了。《山海经.大荒西经》又云:“帝俊妻常仪年月十有二”。常仪与民间传说中的嫦娥古音相同,也就是说常仪后来演变为嫦娥。由于常仪生了12个月亮,“12”就成了计算时间的另一种进位法。由于每月有一个月亮值日,因此个别给月亮命名。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就这样产生了。由于干支分别来自对日月活动特点的认识,就自然形成了日干和月支两组概念。日为太阳,月为太阴。古人又按天为阳、地为阴的说法称干支为天干和地支。

在我国历史上,干支实际功用在于天文历法。历法是根据太阳、地球、月亮三者相互运动的规律来判别季节、记载时日、确定计时标准的法则,属于自然科学。古代的历法一般包括年、月、日的配合,以及岁首和节气的确定,日月的运行推算等。文字产生之后,就出现了计时系统。随着历史的变迁与进步,形成了各种不同的历法。概括而言,古今中外的历法一般可归纳为三大类:阳历、阴历和阴阳合历。阳历以太阳的运行规律为制订依据,每年约365.2422日,也就是一个回归年。我国现用的公元纪年法就属于阳历。阴历以月亮的运行规律为制订依据,规定全年为12个期望月,共354天,每30年中有11个闰年。古代阴阳合历则以太阳和月亮的运行规律为制历依据,一年的平均值大致同于回归年,月的平均值大致同于朔望月。平年12个月,全年354或355天。与回归年相比,约少10日21小时。由于每过3年就会少32天多,就用加进闰月的办法来消除误差。3年一闰,5年两闰,19年间7闰。闰年是13个月,全年384或385日。我国民间应用的农历就是典型的阴阳合历(现在民间又统称阴历),农历的前身叫夏历,它是在春秋时期所制订的历法,在我国流传将近3000年,直到现在,民间还在应用。

中国古代是最原始的的测算时间是以日圭进行测算的,今天所能看到的圭表应该是最原始的测算仪器。从古人测定时间的意义上讲,时间和方位的知识其实是同时获得的。从夜半和日中可得知南北子午线的确认,从圭表的刻度观测太阳的东升西落过程,日影方向的变化获得了东、西和旦、昏的概念。由此可见,原始的测量圭表对于决定时间和方位取得了一举两得的效果。

观测时间的精确化促使了方位体系精确化,东、西、南、北四正方位的确立,不仅可以有效的规范白昼的时间变化,同时将春分。秋分、冬至、夏至这四个决定回归年长度和时令变化的时间标志确定的更为准确。古人云:“春分、秋分,昼夜相停。”春分、秋分二日,太阳东升和西落的方向是在正东和正西的位置上。在夏至时,太阳经天顶而过,视位最高,日中时日影最短;冬至时,太阳不经过天顶,视位最低,日中时日影最长。因而人们便以东、南、西、北四正方位与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相比附,因此,四方不但具有方位的含义,而且具有春、夏、秋、冬四节气的含义。并因此而引伸出了八方的概念,八方亦与二十四节气中的八节相符,从而使时空方位之概念得到了高度的统一。

时空方位的表述方法很多,中国古人用干支纪时却是世界上独有的。十天干表示五方或五行,既是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己土。五方之中,东、南、西、北与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相匹配,所以十干又以甲乙为春,丙丁为夏,庚辛为秋,壬癸为冬,而中央戊己则分配于四季。十二地支又将时空方位分为十二等份,其中不仅有四方,且有四维。子、午、卯、酉为四正,亦指四气;丑寅、辰巳、未申、戌亥置于四正之间属四维,分别表示东北、东南、西南、西北。由此而八方、八节备矣。

一年十二个月,在古代又称十二辰,是根据北斗七星在一年中运行变化规律所确定的。北斗七星环绕北极星运行,每年绕行一周。在黄昏时可以发现,北斗星斗柄所指的方向会随着季节的不同而不同。《聘冠子。环流》中说:“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这是以斗柄所指划分四季,古人在此基础上又建立起月建说。月建说将北斗星绕行的区域称为宸区。宸区是天上最高贵的区域。古人将这个区域划分为12等分,并以十二地支为之命名。依次称为建子月、建丑月、建寅月、建卯月……等等。又以十二地支主春、夏、秋、冬,寅、卯、辰为春季东方木气,巳、午、未为夏季南方火气,申、酉、戌为秋季西方金气,亥、子、丑为冬季北方水气。十二地支又配十二个月,这样,十二支不仅可以记录北斗运转指建每月的位置,而且对四维的表示也更为清晰。

古人无论以四方(四正)表示二分二至四气,还是以八方(四正、四维)表示八节,抑或以十二支分配地平方位表示十二月建,其根本的一点却是不变的,即时空方位的紧密联系,以至人们可以自由地以空间方位或时间这两种看来似乎并不相关的体系相互表示。也就是说,我们根据古人对于方位的表示,可以领悟到时间表述之内蕴。同样,我们也可以根据他们对时间的表述体会到方位的存在。这种悠久的历史文化,形成了古人的时空观,乃至天文学高度发展的今天,亦有着可借鉴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