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公十六年(公元前575年),楚人诱使郑国背叛晋国,与楚国结盟,并唆使郑国进攻晋国盟友宋国。同年五月,晋厉公与齐、鲁、卫等国相约讨伐郑国,楚共王领兵增援,晋、楚两军在鄢陵相遇。晋厉公占筮战争的结果,筮得《复》卦,史官推断说:“复卦为大吉之卦,居十二辟卦之北方,为一阳始生之地,阳长而阴消,可知其楚国处境艰难。离为南方,为日、为目,内卦震为占测之方,震为木、为动,有“飞矢”之义,有我军“飞矢”射中楚军主帅眼睛之象,主军主帅受伤,楚军焉能不败?后果如所测,两军相战时,吕锜射中了楚共王的眼睛。楚王召唤养由基,给他两支箭,让他射吕锜。结果射中吕锜的脖子,伏在弓套上死了。养由基拿了剩下的一支向楚共王复命。

原文:

《左传·成公十六年》(公元前575年)六月,晋、楚遇于鄢陵……公筮之,史曰:‘吉。其卦遇《复》,曰:‘南国蹙,射其元王,中厥目。’国蹙王伤,不败何待!公从之。……吕锜梦射月,中之,退入于泥。占之,曰:“姬姓,日也。异姓,月也,必楚王也。射而中之,退入于泥,亦必死矣。”及战,射共王,中目。王召养由基,与之两矢,使射吕锜,中项,伏弢。以一矢复命。

杜预注:“南国蹙,射其元王,中厥目。”此卜者辞也。复,阳长之卦。阳气起子,南行推阴,故曰南国蹙也。南国势蹙,离受其咎。离为诸侯,又为目,阳气激南,飞矢之象。故曰:“射其元王,中厥目。”

孔颖达[疏]正义曰:此实筮也,而言卜者,卜筮通言耳。此既不用《周易》,而别为之辞,盖卜筮之书,更有此类,筮者据而言耳。服虔以为阳气触地射出,为射之象,杜以阳气激南,为飞矢之象,二者无所依凭,各以意说,得失终于无验,是非无以可明。今以杜言离为诸侯者,案《礼器》云:“大明生于东,君西酌牺象。”郑玄云:“象日出东方而西行也。”《诗·邶·柏舟》郑笺云:“日,君象也。”《说卦》:“离为日。”故为诸侯。

何氏《订诂》云:贞我悔彼。以震木入坤土,射之义也。

注释:

(1)复,阳长之卦:为十二辟卦之一,十二辟卦又称十二消息卦,分别代表十二个月,复卦指十一月。复卦有一阳生而五阴渐消之象,故云“阳长之卦”。

(2)阳气激南,飞矢之象:阳气激南,指复卦阳气从正北方开始渐长,然后逐渐往南而行。飞矢,指内卦震为木,有飞矢之象。

解析:

1、晋、楚鄢陵之战,晋厉公占测,从大象看,复卦一阳生起,阳长则阴消,利于克敌制胜。

2、晋国为内卦、贞卦、体卦,楚国为外卦、悔卦、用卦(卦无动爻时,内卦为体,外卦为用),内卦震为木,克外卦之坤土,体卦(震)克用卦(坤),晋国胜而楚国败之象。

3、震为日出,故震之延象为日,故复卦又有日入地中之象。日之延象为目,下卦为为日、为目,上卦为地,有眼睛看不见光明之义,延伸则为飞矢射中楚王眼睛之象。

4、坤卦先天位在北方,为后天之坎卦,有沼泽之象,复卦有反复之象,故有“射而中之,退入于泥”之说。

5、《焦氏易林注》复卦:周师伐纣,克于牧野。甲子平旦,天下悦喜。

注:震为周,为伐。坤为师、为恶,故为纣。坤为野,为养,故曰“牧野”。“牧”者,养也。乾初爻正值甲子,震为晨,故曰“甲子平旦”。坤为天下,震为喜悦。

由此可见《焦氏易林注》之文与古占相契合,在此引以证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