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周易》的人,往往最先对八卦产生兴趣。“八卦”这一概念,从古至今几乎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在旧时代,孔子的庙堂上有八卦,街头算命先生的招牌上有八卦,甚至寻常人家墙上挂的神符里也有八卦。因此,八卦便伴随着浓厚的神秘色彩在中国流传了数千年而未衰;这也说明《周易》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影响所及,上至高层意识形态领域,下至低层百姓的心理建构,可谓囊括周致,无所不达。

虽然人们对八卦熟闻习见,但多数只是知其名、认其形,而不知其实、不明其义。有的人仅仅是把它当作神符一样的崇拜物供奉着,这就更不足道了。对读《易》、研《易》的人来说,则务必要用科学的精神,认真考察八卦的各方面象征寓意,弄清它们在六十四卦中的作用,才能真正把《周易》读懂、研究透彻。

前面在讲述《周易》的内容时,笔者已经把八卦的形体、卦名、基本象征物、特定的象征意义等问题作了扼要介绍。这里,将结合这些问题及八卦所具备的更广泛的象征外延进行具体评析。

一、八卦象征的取象依据

我们已经知道,八卦的基本象征物是拟取天、地、雷、风、水、火、山、泽这八种物象。为什么要这样拟取呢?也就是为何用三条阳画代表天,三条阴画代表地,以及用其他六种形式代表雷、风、水、火、山、泽呢?下面我们不妨试为探讨这八种基本象征物取象的客观依据。

(一)乾(☰),叠三阳,象征阳气上升为“天”。古人认为,“天”是轻清明澈的阳气升浮而形成的,故以三阳相叠为“天”之象。《淮南子·天文训》说:“宇宙生气,气有涯垠,清阳者薄靡而为天。”由此可以看出古代人对“天”这一自然物象的认识。

(二)坤(☷),叠三阴,象征阴气下凝为“地”。古人认为,“地”是重浊浑凝的阴气沉聚而成的,故以三阴相叠为“地”之象。《黄帝·素问》说:“积阴为地,故地者浊阴也。”由此可以看出古代人对“地”这一自然物象的认识。

(三)震(☳),上两阴下降,下一阳上升,象征阴阳冲突,爆发为“雷”。《淮南子·地形训》说:“阴阳相薄为雷”,可见古人认为“雷”是阴阳二气交相冲突而产生的,故以此形为“雷”之象。

(四)巽(☴),二阳升腾于一阴之上,象征“风”行地上。卦下一阴象“土”,上二阳象“风气”,故《庄子》说“大块噫气,其名为风”,可见古人对“风”之产生的认识,故以此形为“风”之象。

(五)坎(☵),上下为阴,中蓄一阳,象征“水”以阴为表,内中却蕴藏着阳质。《说文解字》释“水”字说:“象众水并流,中有微阳之气。”《周易集解》引宋衷云:“坎,阳在中,内光明,有似于水。”由此可见古人对“水”这一自然物质的认识,故以此形为“水”之象。现代科学证明,水分子含有一个氧原子和两个氢原子(H2O),氢、氧均是可燃之物。这与坎中包含阳气之象颇为妙合。

(六)离(☲),上下为阳,中蓄一阴,象征“火”以阳为表,内中却蕴藏着阴质。《淮南子·说林训》说“火中有水”,《周易集解》引崔憬云“取卦阳在外,象火之外照也”。由此可见古人对“火”这一物象的认识。今天我们观察火的燃烧无不伴随着其中水气的散发亦可证明,故古人以此形为“火”之象。

(七)艮(☶),上为阳,二阴蓄其下,象征“山”上表层凝有坚石,下含丰厚的湿土。《春秋说题辞》说:“阴含阳,故石凝为山”,又说:“山之为言宣也,含泽布气调五神也。”这是古人对“山”这一物象的认识。今天我们看到山,尚可感觉到它的上层虽高拔刚健,下层却藏有大量阴气以滋润草木,故古人以此形为“山”之象。

(八)兑(☱),上为阴,二阳蓄其下,象征“泽”外表为阴湿之所,下层却含有大量阳气。《周易集解》引宋衷云:“阴在上,令下湿,故为泽。”凡泽面阴湿,泽下必蕴蓄许多热气。今天有通过泥沼发酵产生“沼气”的科学实践,也可以印证此理。故古人以此形为“泽”之象。

上面将八卦所拟取的八种基本象征物的取象客观依据作了尝试性的分析,可借以了解古人创作八卦的思维状态。但远古时代,人们对事物的观察多是从直觉出发,有些认识就现在看来似乎科学性是不够的,如“阳气上聚为天”、“阴气下凝为地”的天体观,但其中所潜藏的科学内涵却是不可低估的。因此,古人的某些认识虽看起来掺杂着牵强或臆测的成分,却仍有不少是合理的思维,甚至是值得今天的人去认真深入领会或理解的精深思想。至少,从这里我们应当看到,古人以八卦模拟八种基本物象,是经过深刻的思考,并具有充分的客观依据。

二、八卦特定的象征意义

我们还知道,八卦除了拟取八种基本物为象征之外,又各有特定的象征意义。下面也略作简单分析。

(一)乾,象征意义为“健”。因为古人觉得“天”是运行不止的,四季寒暑周转不息,故称它有“刚健”之义。

(二)坤,象征意义为“顺”。因为古人觉得“地”是宽厚载物的,承受万物巨细不遗,故称它有“柔顺”之义。

(三)震,象征意义为“动”。因为“雷”声奋起振动万物,故称它有“震动”之义。

(四)巽,象征意义为“入”。因为“风”行天下无隙不入,故称它有“顺入”之义。

(五)坎,象征意义为“陷”。因为“水”流所至地陷生险,故称它有“险陷”之义。

(六)离,象征意义为“丽”,“丽”犹言“附着”。因为“火”的燃烧必依附于燃料,故称它有“附着”之义。

(七)艮,象征意义为“止”。因为“山”峰屹立静止不动,故称它有“静止”之义。

(八)兑,象征意义为“说”,“说”在古文字中与“悦”字同。因为“泽”润所及万物欣悦,故称其有“欣悦”之义。

三、八卦的象征外延

八卦有八种基本象征物和特定的象征意义,已如上述。在《周易》卦象的具体应用中,八种象征意义是大体不变的,而八种象征物却可以在不离其义的原则上有所变更、依类博取。比如乾取天为象征物,也可以取“马”、“君”、“父”为象征物,其意义都是“刚健”。坤取地为象征物,也可以取“牛”、“臣”、“母”为象征物,其意义都是“柔顺”,等等。这一点,《易传》中的《说卦传》记述颇详,下面选择主要者作一简介。

(一)八卦取“父母子女”为象征。

在这组象征体系中,乾象征“父”,坤象征“母”,震象征“长男”,巽象征“长女”,坎象征“中男”,离象征“中女”,艮象征“少男”,兑象征“少女”。这八种象征,前人又合称为“乾坤六子”。

(二)八卦取“人体”为象征。

在这组象征体系中,乾象征“首”(头),坤象征“腹”,震象征“足”,巽象征“股”(大腿),坎象征“耳”,离象征“目”(眼),艮象征“手”,兑象征“口”。

(三)八卦取“动物”为象征。

在这组象征体系中,乾象征“马”,坤象征“牛”,震象征“龙”,巽象征“鸡”,坎象征“豕”,离象征“雉”,艮象征“狗”,兑象征“羊”。

《系辞上传》指出:古人创作八卦的时候,曾经广取众多的物象作象征,不但取“天文”、“地理”之象,甚至“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我们看看上面所举的八卦象征物例,确实是既包含人类自己的“身体”,又包括各种各样的动物。

除此之外,八卦所取的象征物例尚多。如乾又可以象征“金”、“玉”、“大赤”(朱红色);坤又可以象征“釜”(锅)、“均”(平均)、“舆”(大车);震又可以象征“旉”(花朵)、“大涂”(大路)、“萑(音还huán)苇”(芦荻);巽又可以象征“木”、“白”(白色)、“臭”(气味);坎又可以象征“沟渎”、“隐伏”、“矫輮”(弯曲);离又可以象征“日”(太阳)、“甲胄”、“蚌”;艮又可以象征“门阙”、“指”(手指)、“鼠”;兑又可以象征“巫”(巫师)、“口舌”、“毁折”(毁谤),等等。

如果读者细心品味上举八卦的诸多象征物,不难发现,它们与八卦的八种特定的象征意义多能符合。当然,《说卦传》中记载的卦象,也有一些甚难索解其义,这或许是时代久远,旧说失传的缘故,不妨留待学术界作进一步探讨。

四、八卦的方位象征

八卦还用以代表八种方位,这也是其象征外延的一部分。但因宋代人对此作有特殊的解说,颇有影响,所以这里特立专节叙述。

(一)“乾南坤北”方位

这种方位,以乾代表南方,坤代表北方,离代表东方,坎代表西方,兑代表东南方,震代表东北方,巽代表西南方,艮代表西北方。在这种方位中,我们还应当特别注意到一个问题,即在八卦每一卦中都配上一个数字,这是从一至八的数字,这八个数字,前人也称为先天八卦之数——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其卦配数之所由,若从邵雍“三横图”上来看,是很明显的,它完全展示了“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自然程序,也就是“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的过程。朱熹将之称为“一分为二”之序。这八个卦数的作用,最主要之处体现于两点:一是足以十分直观地显示从乾到坤(从一到八)的排列顺序之所以然,二是足以理解后世托名邵雍所作《梅花易数》中的“先天数”之奥妙。因此,这两层作用是我们研读“乾南坤北”方位的不可忽视的要点。这一方位可以图示如下:

宋代易学家根据《说卦传》“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几句话制定此图,并认为这是伏羲作八卦时就已经如此排列,因此把它称作“伏羲八卦方位”,又称“先天八卦方位”。

(二)“离南坎北”方位

这种方位,以离代表南方,坎代表北方,震代表东方,兑代表西方,巽代表东南方,艮代表东北方,坤代表西南方,乾代表西北方。这一方位可以图示如下:

《说卦传》在“帝出乎震”一节记载上述方位,宋代易学家据以制定此图,并认为文王时代曾将八卦作如此排列,因此把它称作“文王八卦方位”,又称“后天八卦方位”。“后天八卦方位”相对于“先天八卦方位”来说,其卦位的外在表现形式不如“先天方位”丰富,亦即在一般情况下“后天方位”不显示“卦数”特征,而这一点恰恰是“先天八卦”十分突出的关键之所在。因此,我们在接触这两种方位的同时,应当带着这一观念进行细心的考究,然后尽可能深刻地去感悟其中的细微差异。

这两种八卦方位,宋人以为“先天”是“自然”之位,“后天”是“入用”之位,经过他们的揭示传播,对后代影响甚广。人们在许多旧器物、建筑物上常常可以发现这两种方位的八卦图案。

经过上面介绍,我们明白,八卦的象征范围十分广泛。这些众多的象征物,似乎是在古代人们运用《周易》占筮的过程中逐渐扩充、发展起来的。以至两汉人讲解《周易》卦爻辞,几乎句句字字都要牵引卦象以为说,出现不少流弊。但尽管如此,八卦的象征在易学中的重要作用却是不可忽视的。尤其是八卦的八种基本象征物及八种特定的象征意义,在六十四卦的哲理中处处涉及,读者务须熟练掌握,才能正确地理解六十四卦的拟象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