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畜卦是《序卦传》六十四卦第九卦,她的主要意思是天上已经积蓄了云,同时刮着风,雨要落下来还需要稍等片刻。通过前一卦比和,领导拥护,人民团结,大家慢慢就开始有了小积蓄。小畜告诉我们,夫妻反目,有失正道,所有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并且不能独富,唯独自己占尽好处,需要有诚信,会团结,从而“富以其邻”。接下来我们一起详细学习一下小畜卦。

乾下巽上

《序卦》:“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人与人之间在发生亲比关系之后必然发生畜的关系。所以《易》比卦之后接小畜。强调卦与卦之间的必然联系,反映《易传》作者的辩证法思想,他认为六十四卦的排列,绝非偶然的堆砌。每一卦居某一位置,是有内在的原因的。畜当聚字讲,又当止字讲。其实在小畜卦里,聚止两义同时存在。从卦体看,小畜巽上乾下,乾乃刚阳在上之物而今居巽下,为巽所畜止,故曰畜。又为什么叫小畜呢?有两层意思。一是以小畜大,全卦为一阴五阳,六四以一阴爻居阴位,得正,上下五阳爻皆与六四应。《易》以阳为大,以阴为小。此一阴爻畜五阳爻,故曰小畜。又,巽顺畜刚健,是用柔顺即“小”的办法,不是用强力即“大”的办法,也是本卦取名小畜的一个因素。既然小畜以阴畜阳,采取的是阴柔巽顺的办法,则畜止必然是个慢过程,需要有时间创造条件,积蓄力量,不可急就速成。这就是说,小畜与需卦有近似之处。需是须,等待,小畜也有蓄积、等待的意思。二是三阳在下并进、六四以一柔顺之阴爻独当其路,就其力量来说,它所起的作用,所能达到的畜止的程度,肯定有限,故曰小蓄。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小畜,亨”,小有所止而亦必有所亨。小畜能够制止某些小的过失,解决某些小的问题。暂时达不到目的,终究是能够达到目的的。从两个三画卦来看,健而能巽,不激不亢,虽暂时未通,而最终必亨。从六爻来看,九二与九五皆以刚健居中,同心同德,其志必行,必行则必通。“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古人解释纷纭,多不中肯。其实这两句话不过是打个比方,用这个大家司空见惯的天气现象比喻小畜这一卦的基本思想。小畜的时代,臣对君的过错,下级对上级的问题,用适当的方法批评、谏止,最终肯定达到目的,雨总是要降下的。然而目前不行,目前六四一阴尚未得到三阳的感应,下级的意见尚未得到上级的理解、赞同。好像阴云虽密布,无奈“自我西郊”,雨一时半晌下不来。“密云”为何“不雨”?因为“自我西郊”。“自我西郊”就是云被风从西方吹来。谚语云:“云行东,车马通;云行西,披雨衣。”吹西风的天气,雨难于降下。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这是解释整个一卦成卦之意义的。柔得位,指六四得位,六四以阴爻居阴位,又居上卦,所以叫柔得位。本卦只有六四一个阴爻,上下五个阳爻都来应它,它以一阴畜止五阳,必然力不从心,只能小有所畜,故曰小畜。“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这还是从卦体看,但是角度变了。上面讲柔得位,阴畜阳,是从成卦之意义的角度出发的。这里讲健而巽,强调刚中而志行,则是就卦之才即功用而言。内卦是乾,乾健也。外卦是巽,巽顺也。不说乾而巽,不说健而顺,而说健而巽,是用互文法。健而能巽,是小畜卦终必能亨的一个根据。小畜能亨的另一个根据是“刚中而志行”。九二与九五,刚健居中,俱为阳性,依其本性来说,它们一定要前进。又,乾卦居下,必有上行之志。二五刚中必前进,乾卦居下,志在上行,所以畜虽小而能亨。

“密云不雨,尚往也”,全卦的主旨是阴止阳,即六四一阴爻畜止其他五阳爻。但畜止是个阴阳斗争的过程,不会一蹴即就。《易经》作者是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这一天候现象比喻小畜阴畜阳的这种斗争态势的。六四畜止下卦之三阳爻,尽管以巽顺柔之,毕竟斗争是激烈、艰苦的。斗争结果尚未分晓,斗争的一方三阳爻还在继续前行,阴畜阳的任务没有完成,犹如“密云不雨”。

“自我西郊,施未行也”,施未行,谓斗争的主要一方六四,作用尚未充分发挥,这才是阳刚未被畜止住的根本原因,正像天空阴云密布而雨不降,是由于正吹西风一样。

《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乾为天,健;巽为风,顺。巽以柔顺为能事,可以畜止乾健,但不能持久强固,所以曰小畜。君子观小畜一卦之含义,应该“懿文德”。懿,美。文德与道德相对待而言,即仪表、气度、言语、修辞之类。“懿文德”,有细行必矜,独善其身的意思。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复的意思是返于本位,即原本在什么地方,现在还返回什么地方。小畜卦的卦义是以阴畜阳,而爻义却正相反,它不受阴所畜。初九以阳居阳,位居最下,为阴所畜,今自知不宜急躁冒进,乃潜伏于下,复其本位。初九如此慎重行事,哪里还会有什么过错呢?没有过错便是吉。

《象》曰:复自道,其义吉也。

初九与六四为正应,在畜的时代,初九作为阳刚之才前去接受六四之畜,方为吉。今初九反身归位自守自畜,亦吉;此吉不论应否,据理而断,故曰义吉。

九二,牵复,吉。

牵字古人或训牵连,或训勉强,其实二义无甚差别,都有被动的意思。九二的复不是自觉自愿的复,而是被动,勉强,受牵连的复。九二所乘之初九,为阴所畜,已经自复。九二以阳处阴,居下得中,又无上应,所以就受初九之牵连而复居于下,这当然也是吉的。

《象》曰:牵复在中,亦不自失也。

九二处中,不失中道,虽有阳刚之本性而强于进,但毕竟不至于过刚,又与初三二爻属于同体同德,所以能够受乘承二爻之牵连而复。情况略同,初九吉,九二亦当吉,故云:“亦不自失也。”

九三,舆说辐,夫妻反目。

舆,车。说同脱。辐应为輹。大畜、大壮皆作輹。《经典释文》亦作輹。辐是车輹,即今语之车辐条。輹,乃车轴转。车是不能脱辐的。脱辐便等于轮破毂裂,彻底破坏,不堪使用。而车脱輹则是平常之事。脱輹即是轴不转,车停下来不动。“夫妻反目”,自今日而言,不过夫妻关系破裂而已。古人则认为其中有尊卑关系的变化。妻受制于夫,是正常的,不谓反目;若尊卑颠倒,妻反过来制其夫,就成了“夫妻反目”。

“舆说輹”与“夫妻反目”是比喻一种不好的结果。这种不好的结果完全是九三自己造成的。九三以阳处阳,重刚而不中,它不能自制其动,虽有六四在前畜止它,也畜止不住,结果造成“舆说輹”,不能再前进了。九三还有一个弱点,即它作为一个阳爻与六四密比,产生阴阳相悦的关系,而自身过刚而不中,不但不能以阳制阴,反为阴所制,造成“夫妻反目”的后果。总之,九三的处境极坏,简直是进不能进,退不能退,进退两难。

《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室是家室。君子应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品德、能力和志向,而九三竟弄到不能制其妻反为妻所制的地步,说明它不能正其身。不能正其身,不能正其室,当然不可能成就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事业。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六四是卦之主爻,爻辞意义与卦辞一致。有孚,中心诚信。血,因战斗而流血受伤害。惕,危惧。六四处近君之位,以阴畜阳,以小包大,必有忧惕。它要想免于伤害,免于忧惧,唯一的办法是“有孚”,即以中心诚信去感动对方,取得对方的信任和理解。其中关键是取得九五的信任、理解与合作。《易经》作者认为这是阴畜阳,小畜大,下畜上,臣畜君的一条原则。假使六四以强力畜九五,敌众刚,必见伤害而事不成功,这是六四有孚的必要性。六四以阴居阴,柔顺得位,本性不躁,这是六四有孚的可能性。

《象》曰:有孚惕出,上合志也。

言“惕出”,则血去可知,这是举轻以包重的笔法。惕惧尚且免除,流血受伤之事当然更不会有了。上谓九五。六四畜九五,阴畜阳,臣畜君,只六四自己有孚还不能收到“血去惕出”的效果,必须九五也有孚,即真正信任六四,做到上下认识一致,目标统一。事实上九五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所以六四才能“有孚惕出”。爻辞从六四的角度说话,强调畜人者应有孚。《象传》着眼在受畜者一方,强调九五与六四“合志”至关重要。

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

挛如,结合紧密坚固。富,《易》以阳为实为富,以阴为虚,为不富。以,犹《春秋》以某师之以,能左右能驾驭的意思。“有孚挛如”,九五有孚与六四有孚相关联相呼应,配合紧密。六四有孚,是积诚孚信以畜止九五,九五亦推诚以待六四,接受畜止。上下相孚,而后小畜之道成功。“富以其邻”,富谓阳爻九五自己,邻指六四言。五与四近,故曰邻。九五是阳爻,且有孚,它完全能够左右六四的命运。总之,这一爻是强调在小畜之时,六四畜九五,能否成功,九五的修养、志向、态度如何,具有决定意义。

《象》曰:有孚挛如,不独富也。

九五做到“有孚挛如”,与六四合作无间,主要是因为它不独富。《易》以阴为虚为不富,以阳为实为富。“不独富”有两层含义,一是九五与六四一诚相结,紧密牢固,二是九五不但自己接受六四之畜止,而且能够协助六四畜止下之阳。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

载,积累。月几望,月亮将满盈尚未满盈之时。征,动。小畜开始时之密云不雨,现在已经降下;先前阳刚之德积而尚往,现在已到了极点,不再往了。小畜之时的基本矛盾,即阴畜阳的问题,已经最后解决。旧的矛盾解决,新的矛盾又要发生。“尚德载”,是说阴畜阳已成功,而六四阴柔巽顺之德继续积累,发展。妇,阴,指六四。六四以其柔顺为正,持守不懈,结果必然危厉。犹如月亮即将圆满,要疑于太阳了。阴阳合和,转化为阴阳对抗。在这种情况下,阳即君子的任何不慎的行动都可能招致祸患。

《象》曰:既雨既处,德积载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此疑不当作疑虑解。应是疑似的意思,阴发展与阳势均力敌的程度,以致分不出孰阴孰阳。坤卦上六之“阴疑于阳必战”,与此义同。雨已降下,阳亦不进,以阴畜阳,取得了成功,这是“德积载”的结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六四坚持阴柔巽顺,长期积累造成的。此时矛盾的性质发生转化,阳开始受制于阴,不可随意行动,行动必凶。这是因为什么呢?因为“有所疑”。阴已壮大,甚至掌握了主动权,成为阳的可与之抗衡的对手。

〔总论〕

小畜卦讲阴畜阳到阴疑阳的发展过程,准确地表达了《周易》作者关于矛盾转化的卓越思想。小畜之时,充满着阴与阳的斗争。阴畜阳,阳不受畜,不受畜而失利,接着又受畜,发展到最后,阴由弱变强,以至于达到与阳敌对的程度。这时小畜的矛盾结束,新的矛盾开始。看卦义,密云不雨,阴畜阳,阴与阳的斗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看爻义,初九、九二小心谨慎,坚守本位;九三过刚不中,为六四所制;六四与九五双双有孚,阴阳合和,九五与六四达到了和谐、统一。然而和谐与统一是相对的,暂时的,至上九,既雨既处,阴与阳的关系发生变化,阴疑于阳,阳受制于阴,新的矛盾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