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不难想象,要是《周易》的六十四卦排列毫无规矩,散处书中,那显然是杂乱无章,阅读者寻不着头绪,《周易》也不成其书了。
 
因此,古人在编定《周易》六十四卦的同时,也规定了它们的排列次序。而且,在各卦相互承接之间,还寓含着编者所赋予的一定的哲学意义。历代读《易》者在研习《周易》之初,均十分重视对六十四卦的卦序寓义的理解。当然,在探讨卦序寓义之前,我们须先明确历代相传的《周易》通行本的六十四卦究竟是怎样排序的。
 
所以,下面从两个角度谈谈这一问题。
 
一、六十四卦的排列顺序
 
前文已经说过,《周易》中的六十四卦分为上下两篇,称为“上下经”,上经三十卦,下经三十四卦。上下经各卦的排序是:
 
上经:《乾》卦第一,《坤》卦第二,《屯》卦第三,《蒙》卦第四,《需》卦第五,《讼》卦第六,《师》卦第七,《比》卦第八,《小畜》卦第九,《履》卦第十,《泰》卦第十一,《否》卦第十二,《同人》卦第十三,《大有》卦第十四,《谦》卦第十五,《豫》卦第十六,《随》卦第十七,《蛊》卦第十八,《临》卦第十九,《观》卦第二十,《噬嗑》卦第二十一,《贲》卦第二十二,《剥》卦第二十三,《复》卦第二十四,《无妄》卦第二十五,《大畜》卦第二十六,《颐》卦第二十七,《大过》卦第二十八,《坎》卦第二十九,《离》卦第三十。这就是上经三十卦的次序。
 
下经:《咸》卦第三十一,《恒》卦第三十二,《遯》卦第三十三,《大壮》卦第三十四,《晋》卦第三十五,《明夷》卦第三十六,《家人》卦第三十七,《睽》卦第三十八,《蹇》卦第三十九,《解》卦第四十,《损》卦第四十一,《益》卦第四十二,《夬》卦第四十三,《姤》卦第四十四,《萃》卦第四十五,《升》卦第四十六,《困》卦第四十七,《井》卦第四十八,《革》卦第四十九,《鼎》卦第五十,《震》卦第五十一,《艮》卦第五十二,《渐》卦第五十三,《归妹》卦第五十四,《丰》卦第五十五,《旅》卦第五十六,《巽》卦第五十七,《兑》卦第五十八,《涣》卦第五十九,《节》卦第六十,《中孚》卦第六十一,《小过》卦第六十二,《既济》卦第六十三,《未济》卦第六十四。这就是下经三十四卦的次序。
 
上下经组合,即为《周易》所规定的六十四卦排列顺序。前章叙及六十四卦的拟象原理时,笔者便是按此顺序简说诸卦象旨。
 
可能读者在接触六十四卦序次的时候,会产生一种畏难心理,这些卦名读起来本就拗口,若要记住它们的排列顺序,岂非大为不易?
 
不过,你如果读过朱熹《周易本义》书前附载的一首《上下经卦名次序歌》,上述疑难便涣然冰释了。这首歌诀把六十四卦卦名按次序编成七言诗句的形式,一气贯下,颇易记诵。歌诀如下:
 
乾坤屯蒙需讼师,比小畜兮履泰否。
同人大有谦豫随,蛊临观兮噬嗑贲。
剥复无妄大畜颐,大过坎离三十备。
咸恒遯兮及大壮,晋与明夷家人睽。
蹇解损益夬姤萃,升困井革鼎震继。
艮渐归妹丰旅巽,兑涣节兮中孚至。
小过既济兼未济,是为下经三十四。
 
以上十四句,前六句为上经卦序,后八句为下经卦序,又以押韵的句式写成,故读起来甚为顺口。只要把这首歌背熟,则六十四卦的卦名及排列顺序就全记住了。
 
二、六十四卦相承的寓意
 
明白了六十四的卦序,就须领会各卦为什么如此排列,以及卦与卦之间相互承受有何寓意。
 
这一点,《易传》中的《序卦传》说得十分明白。下面,根据《序卦传》所叙,分上下经简说诸卦相承之义。
 
(一)上经三十卦的相承之义
 
古人认为,有了“天”、“地”,然后万物才开始产生,所以《周易》首先设定了象征天地的《乾》、《坤》两卦。天地开创之初,只有万物初生、草创时的絪缊气息,所以继《乾》、《坤》之后是象征事物“初生”的《屯》卦。事物初生必然蒙昧无知,所以接着是象征“蒙稚”的《蒙》卦。事物幼稚不可不养育,所以接着是象征“需待”饮食的《需》卦。面临饮食问题必然有所争讼,所以接着是象征“争讼”的《讼》卦。争讼必然要依靠众人力量的兴起,所以接着是象征“兵众”的《师》卦。兵众兴起,决出胜负之后,事物必然要选择比辅对象,所以接着是象征“亲密比辅”的《比》卦。相互比辅必然有所畜聚,所以接着是象征“小有畜聚”的《小畜》卦。事物有所畜聚然后要用礼节规范其行为,所以接着是象征循礼“小心行走”的《履》卦。循礼小心行走必然导致通泰而万事均安,所以接着是象征“通泰”的《泰》卦。事物不可能终久亨通安泰,所以接着是象征“否闭”的《否》卦。事物也不可能终久否闭,所以接着是象征“和同于人”、万物谐睦的《同人》卦。与人和同,外物必然纷纷归附,所以接着是象征“大获所有”的《大有》卦。大获所有之时不应当盈满骄傲,所以接着是象征“谦虚”的《谦》卦。所获既大又能谦虚的人必然欢愉快乐,所以接着是象征“欢乐”的《豫》卦。与人共相欢乐必然有人随从,所以接着是象征“随从”的《随》卦。以喜悦之心随从于人必然要有所用事,所以接着是象征“拯弊治乱”的《蛊》卦。能够拯治事物然后功业可以盛大,并足以高居要职,所以接着是象征“高临”于众人的《临》卦。事物尊高盛大然后可以受人观仰,所以接着是象征“观仰”的《观》卦。通过观仰感化然后人类上下之间就有所融合,所以接着是象征“交合”的《噬嗑》卦。事物不能草率交合,必须加以文饰,所以接着是象征“文饰”的《贲》卦。过分的文饰必然使事物消剥穷尽,所以接着是象征“剥落”的《剥》卦。事物不可能终久穷尽,剥尽于上就导致回复于下,所以接着是象征“回复”的《复》卦。能回复正道就不至于胡作非为,所以接着是象征“不妄为”的《无妄》卦。能够不妄为然后可以大量畜聚外物,所以接着是象征“大为畜聚”的《大畜》卦。事物大为畜聚然后可以施用于颐养,所以接着是象征“颐养”的《颐》卦。没有大量充足有余的颐养就不可能振兴奋动,所以接着是象征“大为过甚”的《大过》卦。事物不能长久过甚,过极必有危险,所以接着是象征“险陷”的《坎》卦。遭遇危险时必须要有所凭依附着,才能获得援助而脱险,所以接着是象征“附着”的《离》卦。
 
以上是上经三十卦承连顺序所寓含的哲理意义。
 
(二)下经三十四卦的相承之义
 
古人认为,有了“天”、“地”然后才有万物,有了万物然后才有男性女性,有了男性女性然后才能配成夫妇,于是,人类社会便出现父子、君臣以及上下尊卑的名分。因此,《周易》下经从象征男女“交感”的《咸》卦开始。男女夫妇的道理不能不恒久存在,所以接着是象征“恒久”的《恒》卦。事物不可能长久安居于一个处所,所以接着是象征“退避”的《遯》卦。事物不可能终久退避,必将重新振兴盛大,所以接着是象征“大为强盛”的《大壮》卦。事物不可能长久安守壮盛而无所进取,所以接着是象征“进长”的《晋》卦。往前进长必将有所损害,所以接着是象征“光明殒伤”的《明夷》卦。在外遭受损伤的人必然要返回家中,以求家庭温暖的慰藉,所以接着是象征“一家人”的《家人》卦。家庭的发展道路穷困必然要产生种种乖背睽违的事端,所以接着是象征“乖背睽违”的《睽》卦。事物相互乖违必然导致蹇难,所以接着是象征“蹇难”的《蹇》卦。事物不可能长久蹇难,必有缓解之时,所以接着是象征“舒解”的《解》卦。舒解过程中必然要有所减损,所以接着是象征“减损”的《损》卦。能够自我减损、施益他人,必然也受人增益,所以接着是象征“增益”的《益》卦。增益不止,必然满盈流溃而被断然决除,所以接着是象征“决断”的《夬》卦。能够决断清除邪恶必然有所喜遇,所以接着是象征“相遇”的《姤》卦。事物相遇然后群体会聚,所以接着是象征“会聚”的《萃》卦。事物会聚可以共同上进,所以接着是象征“上升”的《升》卦。上升不止必然要困穷,所以接着是象征“困穷”的《困》卦。困穷于上的必然要返归于下,以求安居,所以接着是象征“水井”的《井》卦。水井历久必然污秽,不能不变革整治,所以接着是象征“变革”的《革》卦。变革事物没有比鼎器化生为熟更显著的,所以接着是象征“鼎器”的《鼎》卦。主持鼎器正代表着掌握权力,需要强大的威势,所以接着是象征权威“雷动”的《震》卦。事物不可长久震动,应当适当抑止,所以接着是象征“抑止”的《艮》卦。事物不可能抑止太久,必须逐渐前行,所以接着是象征“渐进”的《渐》卦。事物渐进必将要寻找依归,所以接着是象征“嫁出少女”的《归妹》卦。事物获得依归必然发展丰大,所以接着是象征“丰大”的《丰》卦。丰大穷极的人必将丧失安居的处所,所以接着是象征在外“行旅”的《旅》卦。行旅的人无处容身,必然要顺从他人才能进入客居处所,所以接着是象征“顺从”的《巽》卦。因顺从而进入适宜的居所,心中必然欣悦,所以接着是象征“欣悦”的《兑》卦。心中欣悦然后就能推散其所悦,所以接着是象征“涣散”的《涣》卦。事物不能长久无节制地涣发离散,所以接着是象征“节制”的《节》卦。有所节制,就应当用诚信来守持美德,所以接着是象征“中心诚信”的《中孚》卦。坚守诚信的人必然要稍为过分果决地履行诺言,所以接着是象征“小有过越”的《小过》卦。美善的行为有所过越的人办事必能成功,所以接着是象征“事已成”的《既济》卦。事物的发展是没有穷尽的,成功之后又将带来未成功因素,所以接着是象征“事未成”的《未济》卦作为《周易》六十四卦的终了。
 
以上是下经三十四卦承连顺序所寓含的哲理意义。
 
上面就六十四卦排列顺序中所包涵的意义作了简要解说,基本上是按照《序卦传》的内容略为演绎,读者可以结合研读《序卦传》作进一步的理解。其中对各卦名义的概括,有的与卦义切合,有的仅取一个侧面为说,原因是:《序卦传》的宗旨是揭明卦与卦之间的有机联系,而不在于阐析各卦的完整意义。所以晋朝的韩康伯指出:“《序卦》之所明,非《易》之所蕴也。”(《周易正义》引)北宋的苏轼也说:“《序卦》之论《易》,或直取其名而不本其卦者多矣,若赋诗断章然,不可以一理求也。”(《东坡易传》)
 
另外,读者还应当明白,六十四卦的排列,并非只有今本《周易》所展示的这种顺序。前面第二章提到,《周易》之前的两种占筮书:《连山》中的六十四卦以《艮》卦居首,《归藏》中的六十四卦以《坤》卦居首,可见这两书的卦序与《周易》不同。至于秦汉以后流传的《周易》本子或各家《易》说,如西汉马王堆出土的《帛书周易》,京房的《京氏易传》,南宋朱熹《周易本义》卷首所载《六十四卦方圆图》等,所示六十四卦的排序也与今本《周易》不同,这是由于后人为了占筮时记诵卦形的方便,以及推阐说《易》者的自身思想而做的改动,并非《周易》卦序的本来面目。所以,我们研读《周易》,应当记住《序卦传》中揭明的六十四卦卦序的涵义,而不能被历史上流传的其他卦序所影响。
 
最后,我们在理解《周易》六十四卦逐卦相承的含义之外,还须领会《周易》作者把《乾》、《坤》两卦安排在篇首,把《既济》、《未济》两卦安排在最后的用意。这样安排,事实上反映了一种颇为深刻的哲学思想:万物的开创成长本于充沛强健的“阳刚”元气和顺承宽舒的“阴柔”元气,而人们开拓任何事业也须效法这种“自强不息”的刚健精神及“厚德载物”的柔顺精神,这便是《乾》、《坤》两卦居六十四卦之首的意义;一切事物的发展,既没有绝对成功的时候,也没有完全穷尽的时刻,所以人们应当牢记“完美”或“成功”只是相对的,“缺陷”或“未成”却是时时伴随着前者而存在,成功之后又要以未成功作为奋斗的新起点,任何时候都要努力进取,这便是《既济》、《未济》居六十四卦之终的意义。可见,以《乾》、《坤》居首,以《既济》、《未济》居终,确是《周易》作者的精心安排,寓意深远。这一点,在《序卦传》中也略有叙及。
 
因此,《易传》中的《序卦传》一篇,不仅展示了《周易》六十四卦的次序,还从特定的角度揭明各卦排列顺序的哲学内涵,值得认真研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