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 语》

述而第七(1)

7.1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

[译文]孔子说:“继承传统而不创立新义,信奉并喜好古时候的准则,私下自比于我们的老彭。”

7.2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huì)人不倦(juàn),何有于我哉?”

[译文]孔子说:“默记而悟想,学习不觉满足,教导他人不厌倦,哪一条是我所具备的呢?”

7.3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xǐ),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译文]孔子说:“道德不去修行,学问不去讲习,知晓了义理不能转变观念,不好的地方不能改正,这些是我所担忧的。”)

7.4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译文]孔子闲居时,仪态舒缓,神色和悦。

7.5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译文]孔子说:“我衰老得多么厉害啊!很久了,我没有再梦见过周公。”

7.6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译文]孔子说:“立志于道,据守于德,依傍于仁,优游于六艺。”

7.7子曰:“自行束脩(xiū)以上,吾未尝无诲(huì)焉。”

[译文]孔子说:“从给予束脩(xiū)的人开始,我从未不加教诲的。”

7.8子曰:“不愤不启,不悱(fěi)不发,举一隅(yú)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译文]孔子说:“不冥思苦想不启迪,不郁积难言不开导,举一个方面不能进而理解其他方面就不再讲解了。”

7.9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译文]孔子在服丧者边上进食,未曾吃饱过。孔子在这一天哭泣过,就不歌咏了。

7.10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译文]孔子对颜回说:“举用就实行,舍弃就藏匿,唯有我和你能这样。”子路说:“老师若统率三军,与谁同往呢?”孔子说:“空手博虎、徙涉渡河,因此死而无悔的人,我不和他同往,必须是临事忧惧、善于谋划而成事的人。”

7.11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biān)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译文]孔子说:“富有若能求得,即使是下贱的差事,我也会去做。如果不能求得,就依从我所喜好的吧!”

7.12子之所慎(shèn):齐,战,疾。

[译文]孔子所慎重对待的事是斋戒、作战、疾病。

7.13子在齐闻《韶(sháo)》,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

[译文]孔子在齐国听到了《韶(sháo)》乐,很长时间不觉得肉的美味,说:“想不到这乐曲竟达到了如此的境地。”

7.14冉有曰:“夫子为卫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

[译文]冉有说:“夫子会帮助卫君吗?”子贡说:“是啊,我正想问老师。”于是进屋问道:“伯夷、叔齐是怎样的人呢?”孔子说:“古时候的贤人。”子贡说:“他们有怨恨吗?”孔子说:“谋求仁而得到仁,有什么怨恨的呢?”子贡退出来,说:“夫子不会帮助。”

7.15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gōng)而枕之,乐(lè)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译文]孔子说:“吃粗食,饮凉水,弯起手臂当枕头,其中也是有乐趣的。不义却富有、显贵,对于我就如同浮云一般。”

7.16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译文]孔子说:“让我多活几年,到五十岁得以研习《易》,就能没有大的过失了。”

7.17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

[译文]孔子用规范言语的场合,是吟诵《诗》《书》、述说礼仪,都是规范的语言。

7.18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译文]叶公向子路询问孔子,子路不回答。孔子说:“你怎么不说,他的为人啊,发愤起来忘记了吃饭,欢乐起来忘记了忧愁,不知道衰老即将来临。”

7.19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hào)古,敏以求之者也。”

[译文]孔子说:“我不是生来就懂得的人,是喜好古代典制、勉力以求的人。”

7.20子不语怪、力、乱、神。

[译文]孔子不谈论怪异、勇力、悖(bèi)乱、神鬼。

7.21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译文]孔子说:“三个人同行,必定有我足以师法的东西。择取其中好的地方依从,不好的地方改正。”

7.22子曰:“天生德于予,桓(huán)魋(tuí)其如予何?”

[译文]孔子说:“上天把德行赋予我,桓(huán)魋(tuí)能把我怎么样呢?”

7.23子曰:“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

[译文]孔子说:“你们这些后生认为我有隐瞒吗?我没有隐瞒啊!我没有什么事不和你们一起去做,这就是我啊。”

7.24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译文]孔子用四项内容教诲:典制、德行、忠诚、守信。

7.25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亡而为有,虚而为盈(yíng),约而为泰,难乎有恒(héng)乎。”

[译文]孔子说:“圣人,我是不能见到了,能见到君子就行了。”孔子说:“善人,我是不能见到了,能见到守常有素的人就行了。没有却充作拥有,空虚却充作盈实,贫困却充作奢泰,是难以守常有素的。”

7.26子钓而不纲,弋(yì)不射宿(sù)。

[译文]孔子钓鱼,但不截流网鱼;射鸟,但不猎击鸟巢。

7.27子曰:“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

[译文]孔子说:“大概有不懂得就妄作的人,我不是这样的。多听,择善而从;多看,择善而记,那比生来就懂的差一点。”

7.28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huò)。子曰:“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

[译文]互乡的人难以进言,孔子却见了那儿的一个少年,门徒感到困惑,孔子说:“我鼓励他的进步,不赞同他的退步,你们为何如此过分呢?别人洁身而来,应该鼓励他的行为,不追究他的以往。”

7.29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译文]孔子说:“仁遥远么?我想望仁,仁就来到了。”

7.30陈司败问:“昭(zhāo)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孔子退,揖(yī)巫马期而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取于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shú)不知礼?”巫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

[译文]陈司败询问鲁昭公是否知礼,孔子说:“知礼。”孔子退出来,陈司败把巫马期请了进去,说:“我听说君子不偏袒,难道君子也会偏袒吗?我们的国君娶了吴国的女子,是同姓,称为吴孟子。我们的国君知礼,谁不知礼呢?”巫马期把这些话告诉了孔子,孔子说:“我很幸运,如有过错,别人必定知道。”

7.31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hè)之。

[译文]孔子与他人一起唱歌,如果好,必定让那人再唱一遍,然后再应和他。

7.32子曰:“文,莫吾犹人也。躬(gōng)行君子,则吾未之有得。”

[译文]孔子说:“文事方面,或许我与他人差不多。作为躬行实践的君子,那么我还没有达到。

7.33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抑为之不厌,诲(huì)人不倦,则可谓云尔已矣。”公西华曰:“正唯弟子不能学也。”

[译文]孔子说:“要说圣和仁,我怎么敢当呢?倘说实行而不满足,教导他人不厌倦,那就可说是差不多了。”公西赤说:“这正是我们做学生的难以学到的。”

7.33子疾病,子路请祷(dǎo)。子曰:“有诸(zhū)?”子路对曰:“有之。诔(lěi)曰:‘祷(dǎo)尔于上下神祇(qí)。’”子曰:“丘之祷(dǎo)久矣。”

[译文]孔子患了重病,子路请求祈祷。孔子说:“有这样做的吗?”子路答道:“有的,诔(lěi)文说:‘为你向上下神灵祈祷。’”孔子说:“我祈祷很久了。”

7.34子曰:“奢(shē)则不孙,俭(jiǎn)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

[译文]孔子说:“奢侈就不恭顺,俭朴就简陋。与其不恭顺,宁可简陋。”

7.35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cháng)戚(qī)戚。”

[译文]孔子说:“君子心地坦荡,小人经常忧戚。”

7.36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gōng)而安。

[译文]孔子温和而严厉,威严却不粗暴,谦恭而安详。

备注:本文参照:上海古籍出版社:《四书章句集注》校对。

编辑校对:袁倩、孙健、潘晴、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