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系辞》云:“吉凶者,言乎其得失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也。”无咎者,无凶无吉之象也,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言的没有问题。“无咎”说明的是处事善于补救过失,无咎是修身的台阶,不是仁德的体现。人无完人,不可能不犯错误,但要“过则勿惮改”(孔子语)。同时还要看其所犯之错误是无意为之,还是故意而为,其本质大有区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当一个人在利益面前,在贪欲的驱使下,违背良心做出不符合道义之事,即使得到了利益,也于心不安,故孔老夫子言;“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论语·里仁》)又言:“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论语·述而》)

“悔吝者,忧虞之象也。”(《易·系辞》语)吉、凶、悔、吝是易经卦爻辞中的基本断语,宋·朱熹言:“吉凶在两头,悔吝在中间。悔自凶而趋吉,吝自吉而趋凶。”由此可见,悔是过失而能悔改,所以可以趋吉;吝是指悭吝,不愿舍弃之象,故因不知悔改而趋凶。(《朱子语录》)“忧”是忧愁,“虞”是喜悦,引申为盲目喜悦、乐观而不知预防。当人被眼前利益所诱惑,一时头脑发热,不用理性思维判断利益的合理性,不用道德标准去衡量利益的可行性,盲目乐观,必将乐极而忧,其后果不言而喻。

《益·象》曰:“风雷,益,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风雨雷电交加,似上天之怒,是以君子迁善改过,修德而不受天降之灾。《商书·咸有一德》云:“惟天降灾祥在德。”由此可见,改正错误要坚决果断,雷厉风行,这也是诚心修道的关键。古人将天赋予意志与情感,上天至高无上,主宰人间之祸福,善恶有报,公私分明。人如有错不及时悔改,反而饰非掩过,终将铸成大错而遭天遣。

《聊斋志异》上有这样的话:“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如果一个人行善是为了做给别人看,只是为了标榜自己,那肯定是虚伪的,不是发自内心的善意。当一个人用善念去做事时,面对祛会的复杂性,有时判断失误,无意中犯了错,只要认识到错误后马上改正,即不为过。这种情况下以善补过,反而称得上是善。古人云:“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吉”是任何人也不能常守住的;既然不能常“吉”,则需常守“无咎”。处事遵循正道、合天地之心,不违背良心良知做事,“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中庸》)少犯或不犯错误,积极改正错误,及时补救、补正过失,这便是人的常道;守住不动摇的正道,这样就会没有过失,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咎”。

《易·系辞》言:“吉凶悔吝者,生乎动者也。”吉凶得失,吉则有得,凶则有失。正如南怀瑾先生所言:“天地间的事不是吉,便是凶;不是好,就是坏;没有不好不坏的。不好就是坏,不坏就是好。做生意,如果没有赚钱也没有赔本,在你认为没赚没赔,没赚没赔就是赔了,赔了精神,赔了时间……所以没有不赚不赔的事。由此可知天地间的现象,只有两种:不是吉,便是凶。”悔和吝的意思是,“觉其不善而欲改为悔,觉其不善而未能改或不肯改为吝。悔未吉而犹有小疵,吝未凶而已有小疵。善补过,嘉其能改也。”(清·陈梦雷《周易浅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先哲王阳明曾说:“人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生而为人,从错误中学习,就是自身的进步,就可以反凶为吉。才能正道行事,也才能在做事的过程中“改过自新”。不断改过,则日日新,这就是修行。孔子赞颜回:“不迁怒,不贰过。”不迁怒,就是不要把自己的烦恼和怨气往别人身上发泄,不贰过,就是知错就改,不犯两次同样的错误。发现错误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没有什么事是可以通过埋怨别人而改进的。有人问泰戈尔:“世界上什么最容易?世界上什么最难?世界上什么最伟大?”泰戈尔回答说:“指责别人最容易,认识自己最难,爱最伟大。”我认为这是对孔子评价颜回“不迁怒,不贰过”的最好注脚。美国科学家、文学家、政治家富兰克林,把自己的缺点不分大小列了个清单,每改正一项就划掉一项,富兰克林和颜回,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坚定意志,以至于他们能够出类拔萃。

《震·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身。”孔颖达疏:“此是重震之卦,故曰‘洊雷,震’也。‘君子以恐惧修身’者,君子恒自战战兢兢,不敢懈惰,今见天之怒,畏雷之威,弥自修身,省察己过,故曰‘君子以恐惧修身’也。”震惧无咎的象征在于内心的悔悟,震卦为祭祖之象,祭祖之时,正逢惊雷震动,使人们内心敬惧,古人认为,天人相应,雷声大作,震惊百里,是上天对人的一种警告与与训示。祖宗为家族之主,通过人的塑造与信仰,离世后升天为神,有效地参与到了人的生命与生活之中,影响着人的精神世界,故《易传》中有祭祖“可以守宗庙社稷”之说。

“忧悔吝者存乎介,震无咎者存乎悔。”(《易·系辞》)“善恶已动而未行之时,悔吝未至于吉凶,乃初萌动,可以向吉凶之微处,介又悔吝之微处,于此忧之,不至于悔吝矣。有所震动以求其无咎者,在乎深有所悔,以坚其补过之心,则不至于有咎矣。”每个人不可能绝对的不犯错,犯错之后若能“忏其前愆”,善于反省自己的过错,“悔其后过”,防止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防微杜渐,态度谨慎,行动及时,才能得其“无咎”。如古人所言:“然当谨于其微,不可以小疵而自恕也。”这才是真正的修身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