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礼,自古有之,是男女双方以结婚为前提,男方家庭向女方表达重视的聘金或者是物件。与彩礼对应的也就是嫁妆,是女方亲属给予的出嫁女的财物,而无论彩礼还是嫁妆在通常的意义上讲都是对于新建家庭的财物支持和帮扶。

但是随着社会文明不断演变,彩礼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这一种现象尤其在农村更为突出,就是不断上涨,甚至出现了很多天价彩礼,主要的原因就是城乡差距大,农村生活基础条件差,农民收入低,而且男多女少。

于是这就造成了女性可以选择得太多,于是就出现了比较,甚至攀比之风盛行,谁家姑娘才高就被津津乐道,谁家彩礼低就会被看不起。而农村都是熟人社会,对于名望看得很重,同时对于传宗接代又很执着,因而为了讨一房媳妇,全家不惜举债也要把彩礼钱凑出来。

然而,即便拼尽全力凑得了彩礼,这媳妇也不是你想娶就能娶,哪怕是订婚了,女方也是说翻脸就能翻脸,因而造成农村不少家庭的彩礼钱打了水漂,连讨要都难。

工地小伙18万彩礼打水漂,开车拉横幅讨要

彩礼打水漂?有人就不信邪,为了追讨彩礼,不惜辞工返乡,到女方村子里开车拉条幅讨要18万彩礼。

并且有视频传到了网络上引发网友热议并从9月12日到9月14日高挂热搜,视频中显示一个黑色轿车上拉着红色横幅,上面写着“吴某、张某还我彩礼18万”等字样,并且车上还有一个高音喇叭喊道“跟我订婚一个多月,骗俺家十几万彩礼,不愿意退还。希望广大男同胞过年相亲的时候,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三思而后行。”

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在2021年2月过年的时候,河南民权县的25岁的小伟经人介绍与女方张某相亲并于3月1日订婚,根据习俗当时给了张某16万的彩礼,后来有给了11800元压箱礼,除此外小伟父母还给了女方数千元不等的见面礼,因而总计彩礼17.9万元。

订婚过后,小伟出门继续在建筑工地打工,两人通过微信沟通,然而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女方开始悔婚并把小伟拉黑,同年四月小伟到女方家要彩礼,但是没有要回来。经过多次讨要,相亲对象张某说没有钱,把钱给弟弟买宝马车了。

在多次讨要无果之后,无奈之下,小伟把张某和其母亲吴某告上了法庭,在2022年7月份法院判决返回小伟彩礼钱12万元,但是小伟并没收到一分钱。于是在8月份,小伟再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法院虽然受理,但是至今小伟没有见到一分钱。

于是,小伟也没有心思打工,自己从工地回来寻人要钱,才有了开车拉横幅在女方村子里广播的视频。然而事件经过发酵以后,这种寻人讨要彩礼的冲动做法被法院的执行局法官给叫停,并称已与女方沟通,双方将在国庆节后见面,敦促女方张莹(化名)及其母亲吴女士履行法院判决,返还男方彩礼12万元。

该不该取消彩礼?八部门提出整治

然而网友议论最多的是对于小伟彩礼前后花了近18万,为何只返还12万?难道女方定亲后悔婚不仅不补偿还能得利吗?这样随便一个女的一年相亲几十回,那么谁还上班?要么直接不还彩礼,去法院告就拖死你,再说即便告了最后女方还能得到好几万,这天下的买卖还有这样做的?

因而很多网友都呼吁取消彩礼,并称这是女方得利的工具,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事例,最后要么男方自认倒霉,要么就要折价返还。向小伟这样去法院起诉的少之又少,要知道维权成本太高,小伟不仅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有钱财,连工作都无心做。

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强制执行都很难,仅仅是督促返还12万,还不一定能够返还。所以网友提出全面取消彩礼也是受彩礼之害久矣。关于彩礼,近日有八部门提出了整治意见。

国家乡村振兴局、农业农村部、民政部等在内的八部门联合印发《开展高价彩礼、大操大办等农村移风易俗重点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方案》。

即日起至2023年12月开展专项治理工作,重点整治高价彩礼、人情攀比、厚葬薄养、铺张浪费等陈规陋习,减轻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农民群众在婚丧嫁娶中的人情、宴席、彩礼等的支出负担。

从文件可以看出来主要是针对高价彩礼,并不能强制取消彩礼,因而彩礼还将继续存在。当然,彩礼之所以生命力如此完全,其实已经融入到了我们文化传承之中,只是如今的彩礼变了味,甚至成为一些骗子的谋财工具。

但是这种以相亲结婚之名的这“骗婚、骗财”之风该怎么办呢?也许到女方村子里拉横幅,广而告之是最好的办法了,不知道法官为何要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