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历史文化的发展过程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不断获得丰富和发展,被赋予新的内容。在《周易》中,《乾》、《坤》两卦是六十四卦的基础,分别象征天与地,代表了推动宇宙万物前进和运动的阳和阴这两个基本要素,以及与此紧密相连的刚、健、进、取和柔、顺、退、让等事物发展的要素和属性。其经传文辞既描述天地运行的态势,又阐释了社会和人生中每个人都应认真把握和的两个法则:刚和柔。

“自强不息”源于于《周易·乾卦·象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周易·乾卦》从初爻到上爻,每一爻辞不但反应了事物发展的不断变化,同时也是人生成功圆满的经验之谈。初九爻辞“潜龙勿用”是人生修炼与学习阶段,还没有到发挥作用的时候,所以要潜心深造,勿骄勿躁,蓄势待发。九二爻辞:“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崭露头角,时机来临。但要“庸言之信,庸行之谨”,中道而行,坚守原则,刚而能柔,柔而能正,行事不可冒进。九三爻辞:“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君子“进德修业”之时,须“日新其德”,永无止境,不断完善自己,这样才能没有过错。九四爻辞:“或跃在渊,无咎。”神龙从深渊腾越而起,人生的修炼已到质的飞跃。但“或”有可上可下、或进或退之义,故孔子云:“上下无常,非为邪也。进退无恒,非离群也。”所以,在人生来讲,无论上升还是退位,都要合乎正道而“闲邪存其诚”,故孔子云:“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故无咎。”。九五爻辞:“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五爻与上爻为天位,故有“飞龙在天”之象。人生的奋斗已经成功,到了大展身手的时候,也是最佳时机。孔子云:“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顺天时。天且弗违,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君子合天地之德,如日月之明光照四方,按自然规律办事,和鬼神一样对人类万物正直无私。顺从天道规律行事,上天也不会反对他。奉时而行,合于天道。上天尚且不反对,何况天下万民呢?“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乾·文言》)志气相投者相应相求,以水的谦卑、火的热情处事,龙吟虎啸,风从云出,君子之风,万民敬仰,以人为本,敬畏天地,蓬勃向上,完成天赋使命。上九爻辞:“亢龙有悔。”穷高曰亢,物极必反;高则易危,盛极而衰。此乃天地万物之规律,故孔子云:“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惟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为圣人乎。”用九爻辞:“见群龙无首,吉。”乾为天,《象》曰:“天德不可为首也。”上天之美德不以首领自居,刚而能柔,柔而能刚,兼具阳刚阴柔之美。君子之德,顺应天时,知通达变,亢悔不生。其或潜或飞,唯时是应;处老则极,穷变则通,周而复始,循环无穷。

乾卦是纯阳卦,是至刚的;乾卦代表宇宙万物的生发与功能,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在人一生中则代表进取向上,这正是人生一切事业产生和发达的基础。不图进取、没有毅力、没有目标,便会碌碌终生,一事无成。

《周易》对乾卦所表现的积极向上、刚健有为作了高度评价。《象》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和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天的功能,是生成万物而不自觉,永远生生不息,向前发展。宇宙万物正是因为资取了天的这种功能,才得以发生和发展,而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正应当效法天,即宇宙自然的这种精神,不断地发奋进取,永不停息。所以,《象》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句话,可以说是对乾卦所代表的阳刚和进取精神的最好概括。

《周易·坤卦·象传》云:“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坤卦由六个阴爻组成,为纯阴之卦,资生万物之象;坤地承天之德,与乾卦之纯阳,合为天地万物之构成。《彖》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会无疆,含弘广大,品物咸亨。”可看出彖辞对坤德的赞美!初六爻辞:“履霜,坚冰至。”《象》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初六象征阴气始凝,气冷霜寒,预示严冬将来,坚冰将至。此为见微知著,防微杜渐,凡事慎之于始,及时察其微小之征兆,从中预知事物发展的趋势,并及早采取相应之措施,防患于未然。故孔子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六二爻辞;“不习,无不利。”先哲王弼释为“不假营修而功自成”。子云:“直其正也,方其义也。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敬义立,而德不孤也。”喻示君子心如大地,从容自然,胸笼天下,利养万物,崇尚人格,合于大义。六三爻辞:“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才华内敛,坚守正道,不慕名利,顾全大局,因时取势,通力合作,才能光大事业。故孔子云:“含章可贞,以时发也,或从王事,知光大也。”六四爻辞:“括囊,无咎无誉。”对君子之警示,收敛锐气,言多必失,谨言慎行,才能不招致祸害,虽“无咎无誉”,但却是追求成功的智慧所在。故孔子云:“括囊无咎,慎不害也。”六五爻辞:“黄裳,元吉。”阴居阳位(五爻君位),刚中之柔,居尊而卑,柔顺之德。故孔子云:“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上六爻辞:“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阴极而阳,盛极而衰,阴阳相摩,对立转化。天玄而地黄,乾坤相交,故有“玄黄”之象。用六爻辞:“利永贞。”《象》曰:“用六永贞,以大终也。”盖言以大地之胸怀,利济万物,永保持久正固。

坤是纯阴卦,是至柔的,至柔是坤卦之体,“坤至柔而动也刚”(《系辞》语),老子用坤卦之特性,提出了“柔能克刚”的哲学思想。世上最柔莫于水,为天下之至柔,能克天下之至刚,谁都知道滴水可以穿石,又如现代工业用的“水刀”,把水加速可以把钢板切开。所以先圣都教人不要过刚,过刚易折。坤卦是至静的,“至静而德方”,并不是死寂的,是外圆内方的,内在永远是方正的,一个人假使把自己的精神、人格、修养做好了,自然是外圆内方,就会形成“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如日月之升降,有规律可循,,又如大地,包容一切而化成光明,这是道德修养的追求。“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要柔顺,要承上启下,承天,承乾天的功能而行,这就教我们做人要站在坤道的立场,坤道是臣道,又是妻道,所以中国讲妇女的德性,是夫唱妇随,这样则家和万事兴。

1914年冬,国学大师梁启超先生莅临清华大学,作题为《君子》的演讲,引《周易》乾、坤二象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来勉励青年学子们树立“完整人格”,做“真君子”。他说:“《鲁论》所述,多圣贤学养之渐,君子立品之方,连篇累牍势难胪举。周易六十四卦,言君子者凡五十三。乾坤二卦所云尤为提要钧元。乾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坤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推本乎此,君子之条件庶几近之矣。”最后他联系清华情况说:“清华学子,荟中西之鸿儒,集四方之俊秀,为师为友,相蹉相磨,他年遨游海外,吸收新文明,改良我社会,促进我政治。所谓君子人者,非清华学子,行将焉属?虽然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今日之清华学子,将来即为社会之表率,语默作止,皆为国民所仿效。设或不慎,坏习惯之传行急如暴雨,则大事偾矣。深愿及此时机,崇德修学,勉为真君子,异日出膺大任,足以挽既倒之狂澜,作中流之底柱,则民国幸甚矣。”

由此可见,君子之道,在气节、操守、品德、治学等方面应努力精进、不断进取、力争向上,使自己在事业与修养上都达到最佳境界。在做人做事方面应该顺应自然、胸怀天下、宽以待人,承担起中华民族的历史使命。

《乾》、《坤》二卦所表述的文化内涵,实为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