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命和岁运一体,两者不可分割。岁运所以论起伏,命局所以论根基。根基稳固,虽逢衰运,伤不重。根基虚浮,虽逢佳运,运过也空。

2、日干之喜忌并非固定不变,有命中为忌,逢岁运反忌为喜者。有命中为喜,逢岁运反喜为忌者。

3、某环境逢岁运入命,该岁运即有该环境之属性及心性入命,是喜是忌,结合命局分析。

4、逢岁运比劫入命,比劫乃兄弟朋友,该岁运广结人缘。若为日主之喜,则其为好友,若为日主之忌必非善朋。同理,比劫泄印绶,印绶乃学识来源。学识来源被减弱,若在求学,则引伸为读书分心。心性环境和属性环境差异即在此。比劫逢岁运入命,也指该岁运较为寡欲,亦和日主喜忌无关。

5、岁运食伤入命,食伤乃女性之子息,则该岁运亦主女性子息来临。若为喜神,则主女性因此而得益,若为忌神,则主女性因此而招祸。同理,食伤乃财星之来源,食伤入命,亦此财帛大进。若为日主之喜,则主发财致富,若为日主之忌,则主受财所困。食伤逢岁运入命,也指该岁运心性外放,驿马奔行,亦和日主之喜忌无关。

6、逢岁运财星入命,财星乃钱帛,则该岁运必主财帛入门。若为日主之喜,则发财之富;若为日主之忌,则忙于借贷。同理,财星克印绶,印缓乃双亲,长上,印缓被克,则主双亲长上欠安。财星逢岁运入命,也指该岁运较为色欲并慷慨。

7、逢岁运官杀入命,官杀即男人之子息,女人之夫星,则该岁运也主子息,丈夫入门。若为日主之喜神,则因而致富(喜),若为日主之忌,则因此而招灾。官杀乃官府,岁运逢官杀入命,若为日主之喜,则主社会地位提高。若为日主之忌,则主降职,犯官司。官杀逢岁运入命,也指该岁运较为保守自制,和日主喜忌无关。

8、逢岁运印绶入命,印绶指双亲长上,则该岁运亦主双亲长上来临。若为日主之喜,则受双亲长上之助力,若为日主之忌,则为双亲长上付出代价。印绶乃学识来源,若印绶逢岁运入命,求学则有利读书。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十一择业与择偶,十二趋吉及避凶,十三逢苦要无怨,十四坚定执善念,十五荣光因缘来,修成正果度一生。

古人论痰病十因

痰不自生,生必有故,或因风,或因寒,或因热,或因湿,或因暑,或因燥,或因酒积,或因食积,或因脾虚,或因肾虚。

今之治痰者,但知南星、半夏为治痰之药,而不知治痰之本,故痰愈生而病难除也。

予也管见,敢以治本之药叙之;

夫因风而生痰者,痰唾涎沫,其脉浮弦,治以前胡、旋复花之类。

因寒而生痰者,痰唾清冷,其脉沉迟,治以姜、桂、细辛之类。

因热而生痰者,痰唾胶黄,其脉洪数,治以芩、连、栀、膏之类。

因湿而生痰者,痰唾碧绿,其脉浮缓,治以苍术、茯苓之类。

因暑而生痰者,痰唾腥臭,其脉虚微,治以香薷、扁豆之类。

因燥而生痰者,痰唾如线,或如小珠,或如胶漆,咳嗽难出,其脉滑数,治以蒌仁、花粉、贝母之类。

因酒积而生痰者,痰唾呕恶,清晨发嗽,治以猪苓、葛花之类。

因食积而生痰者,痰唾桃胶、蚬肉之状,胸腹闷闷不安,治以香附、枳实、神曲、麦芽之类。

因脾虚而生痰者,痰唾不时,倦怠少食,治以白术、陈皮之类。

因肾虚而生痰者,痰唾之时,即如潮涌,发于五更之际,治以天门冬、麦门冬、五味子之类。

然此皆为辅佐之药,而主剂—二陈汤,又不可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