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没有执医资质!病人在转院过程中,于救护车上去世,家属认为医院给病人使用过敏药物,急救车没有执医资质,所以两方都有责任!”

#女子重病乘急救车转运途中身亡#

消息

老中详细了解了关于“女子重病乘救护车转运途中死亡”的消息,这很明显是一起存在医患纠纷的案例。

转运途中去世的女子是来自吉林的刘丽丽,在刘丽丽去世后,她的母亲及家人感到刘丽丽的死医院方面和救护车公司方面应当为刘丽丽的去世承担责任。而医院方面和救护车公司方面则不那么认为。

刘丽丽的母亲强烈认为医院方面和救护车方面应该承担责任的原因有两个:

1、刘丽丽在医院住院治疗期间被注射过敏药物,致使病情恶化。

2、救护车没有执医资质,在转运途中没有急救措施,致使刘丽丽去世。

关于第一个问题:

刘丽丽母亲认为:主治医师在明知刘丽丽对头孢类药物过敏的情况下,依然给刘丽丽使用头孢克肟药物,致使刘丽丽病情急剧恶化。

医院方面:主治医师在询问刘丽丽家人病人既往病史有无过敏药物时,其家人并没有告知她对头孢类药物过敏。

而且院方提供了刘丽丽的门诊手册和住院病案,这两个文件上“药物过敏史”一栏均显示空白。院方的意思就是说,刘丽丽的家人没有向院方说明刘丽丽对头孢类药物过敏的情况。

对此刘丽丽的母亲解释,当自己看到医生给女儿使用头孢克肟药物是特别提出了质疑,并且告知医生刘丽丽对头孢类药物过敏,医生则表示没有关系,可以使用。

给刘丽丽注射头孢类药物

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严重争议,应该也是此案存在医患纠纷的关键点。

刘丽丽在使用头孢克肟药物后,出现呼吸困难、红疹等病情恶化的症状,经过医生诊断后,确认刘丽丽出现呼吸衰竭、重感染,多脏器功能损伤倾向,肝损伤,及可能出现急性心肌损伤的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建议刘丽丽转往上级医院进行救治,刘丽丽家人同意医生观点,并决定将刘丽丽转到北京某医院进行治疗。

由于从吉林到北京长达980多公里,乘车的话用时较长,因此刘丽丽的弟弟提出乘飞机前往北京的想法,但被医生拒绝,认为如果不乘救护车的话,将不允许刘丽丽离开医院。

医生

于是,家人在院外联系了一辆“救护车”。但很快,有自称医院救护车工作人员的人进入病房,告诉他们,外面找的车都是“黑车”,劝他们搭乘医院“自己的救护车”。家属们认为有道理,便同意了。

关于第二个问题:让刘丽丽家人没有想到的是这辆车确实与医院有关系,但实际上没有执医资质。该医院的救护车是外包给吉林仁康急救站有限公司的。

刘丽丽家人认为:刘丽丽在转院时病情非常危急,但救护车在行车途中多次下高速更换氧气瓶,耽误行车速度,延误刘丽丽病情,并且该救护车缺少急救措施,是导致刘丽丽死亡的主要原因。

救护车公司认为:中途多次下高速更换氧气瓶是为了确保车上氧气充足,因为病人吸氧较多,且路途遥远,害怕耽误使用。

但是救护车公司并没有对刘丽丽家人关于“救护车缺少急救措施,是导致刘丽丽死亡的主要原因”提出质疑。

救护车

刘丽丽家人与医院方面、救护车公司方面在以上两个问题没有办法达成一致,是这个医患纠纷一直存在2年多也没有有效解决的根本原因。

我们希望双方能拿出证据,充分证明自己的观点,并在法院判决的支持下早日解决问题!

朋友们对此怎么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