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阴阳二气,降于春夏秋冬,各生其时,有用者吉,无用者凶,是经泄天机之妙理,谈大道之玄微。

天地由阴阳二气所组成,转化在四时而成春夏秋冬,各人皆生于这四个季节之内,有用神得用的人自然吉祥,无用神得用的人自然凶险。这个用神便是用以泄漏天机的奥妙原理,谈论宇宙大道玄幻精微的方法。

天既生人,人各有命,所以早年富贵,八字运限咸和。中主孤单,五行逢死绝败。

上天既生人类,而人类各有本命,所以早年能富贵的,是八字、大运、流年皆咸宁调和。中年命主孤单,是因命主五行逢死绝败不得咸宁调和之地。

过房入舍,年月中分。随母从父,偏财空而印旺。

过继他房而承嗣他人香火,年柱月柱中出现冲刑之象。跟随母亲改嫁他人,是因偏财落空而印星旺。

早岁父亡,偏财临死绝杀宫。幼岁母离,只因财多印死。

父亲早死,是偏财临死、绝、杀之宫位。年幼母亲便离去,是因为财星多印星死。

比肩多而兄弟无情,羊刃多而妻宫有损。

比肩太多导致兄弟无情,羊刃太多对妻宫自然有所损害。

 官逢死气之方,子招难得。若见伤官太盛,子亦难留。

官星逢死气之方,很难有子。如果伤官太多,也是难以有子。

 如遇冲破提纲,定主离于祖业,再见空亡,三番四废。

如果冲破月令提纲,一定是不靠祖业,再遇见空亡入命,自然运限反反复复。

印绶逢生,母当贤贵。偏官归禄,父必峥嵘。官星临禄旺之乡,子当荣显。

印绶逢长生,母亲应当贤而且贵。偏官归坐禄位,父亲必定事业有成。官星坐临禄旺之宫,子息定当荣华显达。

七杀遇长生之位,女招贫夫。自身借宫所生,必是依人过活。

七杀遇长生之宫位,女命嫁于贫夫。自身借他宫辗转相生,必是依靠他人过生活。

 妻星失令,半路抛离,若乃借宫所生,亦是他人义女。

妻星(财星)失令,夫妻未能偕老,如果妻星也是借他宫相生,妻子亦是他人之义女。

酒色猖狂,只因桃花带杀。慈祥敏慧,天月二德聚来。

沉迷酒色的人,是因桃花带杀。慈祥敏慧的人,因天月二德同时入命。

印绶旺而子息稀少,正官旺而女多男少。枭神兴早年夭折,食神旺老寿而高。

印绶旺而子息自然稀少,正官当旺而生女多,生男少。枭印之神兴旺,早年容易夭折,食神当旺老而寿高。

偏财逢败,父主风流。子曜若临,破家荡产。自身逢败,早岁兴衰。

偏财逢败地,主父亲风流。子曜官星若临败地,破荡家产。日元自身逢败地,早年运岁兴衰反复。

妻入墓不得妻财,父临库父当先死。比肩逢禄,兄弟名高。

妻星入墓不得妻财,父星偏财临墓库之地,父应当先死。比肩逢于禄地,兄弟声名高。

食神多而好饮食,正官旺而受沾滋。身临沐浴之年,恐愁水厄。

食神多而性格好饮食。正官当旺而受到沾滋之养。自身日元临于沐浴之年支,恐愁有水厄之险。

生入斗克之年,必逢火灾。女带桃花坐杀,定主淫奔。伤多而印绶被克,母当淫荡。

长生入斗克之年,必然逢遇火灾。女命带桃花坐七杀,主与人淫奔。伤官多而印绶被克制,母亲应当淫荡。

年月冲者,难为祖业。日时冲者,妻子招迟。

年与月相冲的人,难留有任何祖业。日与时相冲的人,妻子娶得迟。

若见天元刑战,父母难靠。如遇地支所生,凶中成吉。

若见天干之间刑战日元,父母难以倚靠。如遇到地支转生日元,凶之中转成吉祥。

日主弱水火相战,而招是非。甲木衰逢金旺,无仁无义。此乃男命玄机。

日主弱遇水火相战,而招是惹非。甲木衰弱而逢庚辛金旺,而性格无仁无义。以上所说的是男性命运的玄机。

略说女人之奥妙,纯粹在于八字。纯和有富贵者,一官生旺。四柱休囚,必为贵者。

略谈女人八字之奥妙,纯粹在乎八字组合。纯和有富贵之气的女命,只有一个官星生旺。其余四柱休囚,必然为高贵之女命。

浊淫者五行冲旺,娼淫者官杀交叉。命主多合,此为不良。满柱杀多,不为克制。

浊淫女命的八字是五行冲旺,娼妓淫邪之八字是因官杀交叉混杂,或命主多相合,此都是不良的八字。另外还有四柱满是七杀,不为食伤克制,也是不良八字。

印绶多而老无子,伤官旺而幼伤夫。荒淫之欲,食神太过。四柱不见夫星,未为贞洁。

印绶多的女命到老而无子。伤官旺而幼年与夫生离死别。荒淫好色欲,因为食神太过旺。四柱虽然不见官杀夫星,未必为贞洁之人。

官星绝遇休囚,孤孀独宿。清洁源流,金猪相遇、木虎相见。

官星临绝地复遇休囚,乃孤居之孀妇。清洁源流而无夫者,是辛金见亥水,甲木见寅虎。

四柱三夫、羊刃重迭、水火见巳蛇,夫宫早丧。

四柱带三个夫星,羊刃重重迭迭,水火见巳蛇,早丧夫宫。

食神一位逢生旺,招子须当拜圣明。父母之宫,男命同断。

只得一位食神逢生旺,所生必定是显贵之子。至于父母宫位之论断与男命同。

若见此书,藏之如宝。若遇高士,对镜分明,依其此法,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