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脚的正常温度在28℃一33℃之间,40度天的地表温度在50度以上,再套上厚厚的袜子和运动鞋,你的脚可能会被汗水浸的发白。

在最新的明星机场穿搭中,拖鞋成了女明星脚上的必备单品,拖鞋到底有多舒适?柔软、轻便、透气是它的代名词,便宜耐穿更是一个拖鞋最应具备的品质。

直到世界对美貌的要求降落在拖鞋头上,首当其冲的是各大奢侈品品牌,Dior今年的新款凉拖售价6100元,LV的凉拖售价7100元,与此同时拼多多上一字拖的第一名售价6.83元,已销出十万余件,与Dior、LV无异的是,三者卖的都是一字拖,甚至拼多多的这一款还带点增高。

这动辄几千上万元的拖鞋,到底贵在哪儿,又是怎么“升级”进入时尚圈的?

拖鞋神奇的价格区间

说到拖鞋,清人徐珂曾认为:“拖,曳也。拖鞋,鞋之无后跟者也。任意曳之,取其轻便也。”这种“任意曳之”的定义,便是反映出拖鞋无拘无束极其休闲的精神。

因此拖鞋更是各国人民的居家首选,根据中商情报网数据显示,2017-2020年,全球家居用品市场规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12%,2020年的市场规模为6772.78亿美元。尽管受到疫情的影响,但随着经济复苏,预计2025年全球家居用品市场将会达到8519.84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分析报告中中商产业研究院表示“消费者正在不断年轻化,消费者将更加注重品牌形象,全球的家居用品行业将回归品牌化。”

即使拖鞋与普通的家居用品比起来价格处于低位段,但棉拖、凉拖、多功能拖的多场景性迫使拖鞋成了一项无限复购的商品,曾有调查显示,年轻人每年平均要购买3双不同功能的拖鞋。

与家居拖鞋不同的是户外拖鞋,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美观及材质,拿“国产神拖”匹克来说,自2011年其受到冲击力开始调整自身软硬程度之日起,一直到2016才找到适合自己产品的非牛顿流体材料P4U,团队开发了整整32个月,经过了超过200次的复合发泡实验才找到最佳配方,团队将此配方命名为“态极”。

而“态极”还解决了普通拖鞋长期泡水会发臭的痛点,在2020年其线上发力明显,年销量达到了214万双,连续多个月数在电商平台上销量第一,有专家称匹克靠着将球鞋的技术做进拖鞋而出圈,而这也会加剧拖鞋业的内卷。

就比如说最常见的耐克、阿迪达斯、特步、安踏等运动品牌,每年夏天不仅卷在solarsoft的材质上,还卷在外观、联名上,不过价格较高,耐克的一款沙滩一字拖卖到了419元一双的价格。

一般的拖鞋有EVA、吹气、塑料和泡沫四种材质,运动品牌的拖鞋之所以贵是因为它超轻、不臭脚、防水、有科技感,但这些品牌的拖鞋成本不得而知,因此没有办法测算。

那么问题来了,6100元一双的Dior拖鞋是个什么材质?根据官网显示,其对这款拖鞋并没有过多的描述,只有浅浅的“哑光皮革材质”与“意大利制造”字样的标签,纵观官网整体鞋包价格,6100元属于最“平价”的商品之一了。

甚至该款商品除了脚踩区域是皮质的,脚面部分是由布料制成,完全不具备防水的能力,而过平的内底容易使得脚部血液得不到循环,除了做日常搭配,并不建议日常穿着出门。

与Dior同样出品皮革拖鞋的还有范思哲旗下的La Medusa,甚至它是100%皮革材质、100%皮革内底、100%皮革鞋底……同样为时尚而生,却没有丝毫舒适性可言。

名牌拖鞋最多就是个不好穿,但料子足够精细、样式足够精美就够了。廉价拖鞋虽然便宜,缺点也是不少的。

国产品牌优调的拖鞋采用的是环保型EVA新料,且全部具有质量检测证书,售价50元上下,而市面上大部分几元的廉价拖鞋多以PVC材质为主,使用PVC制造拖鞋时添加的增塑剂、防老剂等辅料不仅具有毒性,PVC还会在较高气温下分解氯化氢,曾经世界卫生组织就公布过PVC是三类致癌物其中之一。

曾有某公司决定投资拖鞋项目,经过财务的谨慎预算,他们的总投资为14032

57万元,第一年的营业收入便能达到32799万元,除去成本税金等其净利润达到5177.48万元,投资回报率高达36.90%。

拖鞋属于众多鞋类中的一种,很少会有商家将全部身家都押在拖鞋上,因此国内专做拖鞋的品牌很少,也只有好的商家才会考虑到品牌形象,不让垃圾材料砸了自己的招牌。

但就是在拖鞋这么日常的生活品类下,暗藏着不少黑产……

拖鞋市场的黑暗面

或许你也闻过大卖场卖过的水晶拖鞋、奶奶拖鞋,他们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胶味儿,一闻就知道是双“新鞋”,还经常被人称之为“新鞋的味道”。

但你不知道的是,这些“新鞋”的前身很有可能是一块“旧料”,而旧料的原型就是别人穿烂的旧鞋,经过收破烂、粉碎机的一系列操作后,制成一双新鞋,也就是说你脚上这双便宜的凉拖,很有可能是别人穿过扔掉的鞋改造而成,原汁原味。

曾有记者暗访过这些小作坊,回收厂工人自豪的对记者表示:“目前市面上的PVC拖鞋的一级原料在6000元上下,但我们自己回收的旧料只要3000元出头,哪怕给我1000多块钱的料子我们也能给你做出来,而且都是供给大厂子的。”

操作很简单,在生产拖鞋的环节时将破碎的旧料掺进去,“这样掺一掺,都是钱!”

《废塑料回收与再生利用污染控制技术规范》中曾明确规定:废塑料再生制品或材料应符合相关产品质量标准,表面应标有再生利用标志。然而这家拖鞋厂并没有按照这样去执行,也完全没有拖鞋合格证。

质检局曾采样过市面上70个批次的洞洞拖鞋,其中有29批次产品邻苯二甲酸酯含量较高,而从价格来看,50元以下的拖鞋中邻苯二甲酸酯含量明显高于中、高档的拖鞋,长久穿邻苯二甲酸酯含量过高的拖鞋将会导致毒素迁至人体内,危害极大。

因此具有明显刺鼻味道的拖鞋,购买时一定要谨慎。

世界上最爱穿拖鞋的地区是缅甸,常年的雨季迫使他们的穿衣成本很低,这也使得拖鞋成为缅甸的一门不会倒闭的生意,对于他们来说拖鞋是一样消耗品。因此拖鞋成了缅甸国内最大的支柱产业,但靠着拖鞋支撑的缅甸让其经济发展始终处于一个缓慢的状态,这变相刺激着国内的经济及大家的心态。

因此缅甸的拖鞋常常出口批发到各大国家地区,不过市面上很多国际大牌的拖鞋并非由自己生产,背后的代工厂才是王牌。但对于代工厂来说,没有自己的品牌终究不是一个保障,要想工厂长久发展起来,就必须要走自己的路线。

比如有着12年经验的特娜鞋业,他曾为优衣库、无印良品、名创优品,还有大商超沃尔玛、大润发、欧尚等代过工,是一个集设计、生存、销售于一体的老厂。

前几年刚成立自己品牌斯立朴的他,凭借互联网的力量使得某单款拖鞋的月销量达到6万双,连续两年获得金奖,甚至有位回头客复购了不下26双的斯立朴拖鞋。

除了拖鞋旧料黑产,拖鞋EVA的环保材质已经被拖鞋业玩了个遍,为了摆脱同质化,零售初创公司Allbirds曾测试过一种环保替代产品”甜泡沫”,它是用甘蔗的部分原料制成的新材料,脚感不亚于EVA,生产过程的中的碳足迹也更少。

2021年,我国拖鞋行业市场规模达到了319.50亿元,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的大滑坡,国内新型品牌不断涌现,竞争趋于白热化,整体行业进入了产业转型期。

而我国低端拖鞋一直处于产能过剩的形势,中、高端品牌拖鞋较少,而整体拖鞋行业进入门槛较低,不断有商家涌入低端拖鞋,这对我国的拖鞋行业发展极为不利。

其实随着年轻人对质量要求、个性化需求的增多,品牌化的拖鞋将会受到大力支持,如何在一片EVA中脱颖而出,突出经营理念,树立品牌壁垒,是这些新品牌拖鞋着重思考的问题。

正如匹克研发出了“态极”材质,Dior设计出了独特的外貌,AJ凭借着品牌效应,无处不在的拖鞋看起来好卖,但最后脱颖而出的只有寥寥数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