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的酒杯、拉花的咖啡、琳琅满目的潮玩手办……每周六晚上,在北京市朝阳区斯普瑞斯奥特莱斯商场外的广场上,昏暗的夜色下,一辆辆私家车整齐地排列成行,齐刷刷的开着后备箱。而在这长达百米的“汽车后备箱画廊”中,无一例外,均布置精美,吃喝玩乐样样齐备,组成了北京最大的后备箱市集——INSO汽车后备箱市集。络绎不绝的年轻人,或来这里拍照、打卡,或挖掘心仪之物,亦或只是单纯地来和后备箱摊主交个朋友。90后女生沐白几乎每周都会来市集打卡,“家附近有这样市集简直太幸福了,除了跟朋友一起吃吃喝喝,更重要的是,每个摊主都很有趣也很有故事,购物的同时还能交到很多趣味相投的朋友。”每周来市集的还有球球,他的身份是“后备箱大军”中的一员。除了兼职摊主,他的主业是广告制片人。早在十年前,他就曾将摆摊当作副业,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他热情犹在,且售卖的产品也与十年前大同小异——80后的童年零食。不同的是,十年前摊位前只有他一个人,如今摊位前多了自己的爱人,还和“发小”在“汽车长廊”做起了“邻居”。“摆摊收入并不稳定,月入5000元就算经营不错的了,月入过万的少之又少,更多的是为了创业情怀或交朋友才加入的。”球球告诉燃财经,摆地摊一直是他的爱好之一,至于赚不赚钱,自己并不在乎。像球球一样,因为热爱而不在乎收入的年轻人还有很多。他们不需要租赁黄金地段的门脸铺面,不需要几十万元的装修投入,只用一辆私家车就撑起了一门生意——后备箱市集。事实上,汽车后备箱市集(Car Boot Sale),起源于欧美,是一种自由随性的自由市场。大家或是交换闲置,或是甩卖二手物品。买卖之余,更多的是感受生活、畅谈人生。如今,这一市集形式也在国内遍地开花。小红书上,与“后备箱经济”、“后备箱集市”相关的笔记中,不少摊主和顾客分享经验帖,更有不少网友将在后备箱摊位购物当作“网红打卡”的照片素材。

图/小红书后备箱摆摊相关笔记来源/燃财经截图INSO汽车后备箱市集的主办方杨沐妍表示,近两年,受大环境影响,后备箱经济实现快消。尤其是夏季,夜经济不仅贴合大众消费群体,活动面向群体也更广泛。与此同时,后备箱市集和商业综合体的紧密结合,也为商业带来了很大的精准客源引流。北京国际商贸中心研究基地首席专家赖阳对燃财经表示,后备箱市集,实际上是地摊经济的一种,并非新鲜产物,本质上仍然是商业经营行为,因此,在鼓励发展夜间经济的同时,也需要进行规范的管理。“如果做成正规的市集,那就必须和小商品市场一样管理。如在郊区,有符合相应手续的场地,收取一定的入场费。”赖阳强调,场地有法人责任,商贩有个体工商户责任,商贩办理经营手续,合法纳税,这样才是真正的后备箱市集。

新老玩家入局北京温榆河畔,一辆绿色越野车内飘出的阵阵咖啡香挑逗着来往游客的味蕾。一杯美式28元、一杯拿铁32元……比起市内的咖啡馆,这家移动咖啡厅的咖啡售价明显不低,但因为远在郊外,前来购买的游客源源不断。这家移动咖啡厅的主人是位衣着个性的70后大叔捷克,作为一名越野爱好者,在休息间隙越野或露营是捷克的最爱。当“营地咖啡”突然火起来之时,这位同是咖啡重度爱好者的“老人”,便顺利将越野车的后备箱变成了咖啡馆。捷克告诉燃财经,从去年开始,自己便化身兼职咖啡师,带着咖啡机、磨豆机、汽油发电机、各类咖啡工具、灯具、杯子……越野的同时,营业着后备箱咖啡厅。和捷克一样,用后备箱将爱好变成事业的还有刘小乐。白天,刘小乐是一家生物公司护肤品的推广,周五六日的晚上,他摇身一变成了“小乐的潮玩铺”的摊主,或在斯普瑞斯奥特莱斯商场前的广场,或在世界公园,贩卖着快乐。

刘小乐是名玩具爱好者,仅收集的巴斯光年就有大概200多种,包括从微型、小型到中型和大型的各个形态型号。巴斯光年之外,其他玩具的数量更是不胜枚举。“一方面是为玩具爱好者提供一个聚集地,大家可以随时交流交换喜欢的玩具;另一方面,想让大家找回小时候的童真,让更多的朋友了解玩具。”谈到出来摆摊的原因,刘小乐如是说道。为此,刘小乐每天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来收集较为稀有的玩具。也因此,他的摊位上经常会出现一些绝版玩具,包括米奇、米尼、奇奇弟弟等早年间的迪士尼玩具,以及文具总动员中的动画人物。与捷克和刘小乐这样的新入局者不同,80后的球球可谓是摆摊届的“老炮儿”。2009年他就已经在北京南锣鼓巷“练摊儿”,一个月前他重操旧业,正式成为后备箱大军中的一员。“不谦虚地说,我应该算是国内较早打出‘怀旧零食小卖部’概念的商家。”在球球印象中,十年前,南锣鼓巷算得上北京最热闹的地摊经营地之一,这让家住附近的他有了天然的地理优势。在整条街都充斥着拨浪鼓、打火机和钥匙链等打着文创旗号的小商品时,身为广告制片人的球球想卖点不一样的,“与其贩卖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不如卖回忆,一开始我进了一些溜溜球等80后儿时的玩具,但销量不太理想,反而是搭配着卖的汾煌雪梅和无花果等零食大受欢迎。”就这样,一家以80后童年零食为主的“三年二班小卖部”初具雏形,在电商尚不发达的彼时,为了找到这些童年味道,球球着实花了一番心思,除了在各大网站上找货源,还拜托身在义乌和广东的朋友,帮忙联系工厂找到更为正宗的产品。“那时候并没有后备箱经济的概念,商品放在后备箱销售完全是为了方便。”球球对燃财经表示,随着城市对市容市貌的管理愈发严格,自己的兼职创业之路也就此中断,“不是没想过干门脸,但南锣鼓巷这边的店铺租金太贵了,担心收不回成本。”直到一个月前,球球无意中看到后备箱市集的招商信息,当年练摊的记忆涌上心头,十年前的毛头小子如今早已成家立业,可创业的热情却不曾消减,跟家人商定后,“三年二班小卖部”重新开了张,除此以外,球球还增加了自制柠檬茶的业务。

比起赚钱,更为“交个朋友”燃财经从多位从业者口中了解到,目前后备箱商户分为个人经营和加入后备箱市集两类。个人经营有诸多不便之处,加入市集的则更像是“正规军”。市集同样会有一定的摊位费,据多位从业者透露,后备箱市集的摊位费则100-500元/天不等。至于收入,多位摊主向燃财经表示,“并不稳定,但比起赚钱,更享受摆摊带来的乐趣,并交到形形色色的朋友。”捷克从没加入过市集,他自己更享受自由,一个人或跟朋友一起结伴上山,边欣赏美景边卖咖啡,“我觉得这也是后备箱经济最有魅力的地方,开着车去更多地方,还能认识更多人。”捷克对燃财经表示,有一次他在沙漠中做咖啡,一帮人从远处闻着味过来买。夜里,大家围着火一起品咖啡、喝酒。当然,这些朋友也有让捷克“头疼”的时候,“有时候想偷个懒,结果一大帮的朋友催着你出摊,虽然辛苦,但实话说这种被需要的感觉真的很棒,每次出摊都像赶赴一场老朋友之约。”后备箱摊主大部分都有微信群,摊主会在群里通知出摊的时间和地点,很多熟客都会特意带朋友去捧场。但更多的是捧个人场,并没有让捷克收入更多,“网上那些说可以月入过万的,虽然不能说是骗人的,但我认识的摊主中是真的没有。我一天多的时候能赚七八百元,少的时候也就七八十元,不过这种不确定性也是摆摊的乐趣之一。”捷克直言,虽然收入不稳定,但营业时间却比较自由,“有时候就摆一小时,有时候拉着拖车在山里能待上两天。”与捷克不同,刘小乐一般都是在市集开放的时候去摆摊。他对燃财经表示,市集的客群都是年轻人,刚好是玩具的受众群体,市集的客流量也相对会大些。在刘小乐的摊位上,除了巴斯光年外,其他基本上都是中古玩具。“我不会为了赚钱去选那些贵价玩具,更多地是淘些古早或绝版的玩具,这个过程我是享受的。”这也让刘小乐结交了更多志趣相投的朋友,“前不久有一个顾客看到我发朋友圈,特意从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地方开车赶过来找我。还有很多顾客已经变成了朋友,大家一起探讨和收集玩具,不管多远晚上都会赶过来捧场。”“营业额需要看客流量,利润大概在30%左右。不过在没有房租水电等额外费用的压力下,这样的利润率显然不低。”刘小乐透露。

对于球球而言,后备箱经济的崛起使他有了重操旧业的想法,而后备箱市集的合规经营也使他有了“归属感”,不用再重复十年前打游击的经历。“市集每周五六日开放,有了正规渠道,年轻人的创业梦也有了寄托。”每逢出摊日,球球从中午就开始备货,晚上基本上都是凌晨后到家。“有的人认为摆摊是一锤子买卖,实际上并不是,很多连锁餐饮最开始就是从一个摊位干起来的。尤其是我们这类卖食品的,食品安全是基础,只有保证品质稳定才能做出口碑,增加复购,甚至有机会成为未来的事业。”球球直言,摆摊并不是想赚钱,靠摆摊发财也不太现实,“本职工作之外,能够接触形形色色的人,扩大自己的交际圈,还能找回年轻时候的记忆,感受到自我价值的实现,这些比赚钱更有意义。”

“有处安放”的创业梦如今,INSO汽车后备箱市集已经成为北京最大的后备箱市集,每周五六日3天市集便会开放。从环球影城门票和周边产品,到肖像画,再到食品饮品应有尽有,不少年轻人集结在这里开启周末狂欢。创办后备箱市集对杨沐妍而言也是计划之外。2020年底,受疫情影响,她和几位经营实体店不顺的朋友联系了一个小商场,开着车卖滞销的玩具等产品,后来逐渐越来越多有相同经历或兴趣的摊主加入,后备箱集市初具雏形。

杨沐妍向燃财经介绍,市集每天客流量基本在5000人次以上,后备箱摊位在50-60个,“有时我们还会组织专门的主题周,如汉服展、猫展等。和商业综合体合作一起推广,也能带来精准客源引流。”

但显然,后备箱市集给杨沐妍带来了更多意外收获。给弱势群体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就是其一。杨沐妍表示,对于残障人士和低保人士,在确定其所持证件的情况下,也会在场地内为其提供摊位,并在摊位费上给予优惠。除了INSO汽车后备箱市集,近年来,北京市丰台区草房、顺义区罗马湖等很多商圈和游乐场都办起了后备箱市集。

实际上,不仅仅是北京,在各大社交平台搜索,南京,保定、昆明、济南、成都、武汉等地都出现了规模各异的后备箱集市。

然而,就在一群年轻人享受创业和夜经济带来的乐趣的同时,网上也出现了很多不一样的声音。在小红书的后备箱集市的热门笔记下,有部分网友提出质疑,“这种有没有营业执照,算不算兜售‘三无’产品”、“价格跟实体店无差别,品控一言难尽”、“无人管理的后备箱摊位,除了占道,会不会有食品安全隐患”。杨沐妍对燃财经表示,行业目前处在初期发展阶段,确实存在后备箱主办方无照经营的情况,使得整个行业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为确保后备箱市集的安全和产品质量,我们对后备箱摊主严格把关。在活动开始前一天确定报名摊位,经营者必须出示健康证和实体经营许可证以及24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行程码,现场也会安排防疫人员扫码,也希望政府部门对市集主办方加强监管。”杨沐妍表示,为确保后备箱市集活动顺利开展,前期需要做大量工作,“我们自己办了营业执照,会以公司申办活动的形式首先和商场联系,确定时间和地点,然后向所属街道报批,还需要向消防、防疫、食药监、安监、城管等各种部门报批,一场活动的报批手续就需要半个月左右时间。”赖阳对燃财经表示,无人管理的后备箱市集,除了占道,还会带来食品安全隐患、侵犯知识产权、影响正常经营秩序等问题。如果做成正规的市集,那就必须跟小商品市场一样管理。比如在郊区,有符合相应手续的场地,收取一定的入场费。“划定专门的场所进行后备箱经营,场所里需要有统一的管理,进入者需要有相应的资质许可证,产品有涉及知识产权保护的,要责任相应的责任,还要有食品安全责任的承担,以及缴税等。”赖阳强调,一些流动的、掀开后备箱就经营的商户,对社会环境的影响、对市民的扰民行为,以及其它种种的负面影响都不可忽视,”跟取缔非法经营的商家是一样的,“后备箱经济”也是应该有所限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