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王宽诚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

这一系列的光环都属于一个人——陈春花。

主要受质疑的是她的教育背景之一的“爱尔兰欧洲大学”工商管理博士,这是一所查不到的大学。

事情的起因是源于华为的一篇声明。

为什么华为会发布这样一篇声明呢?时间还需要往前推一推。

2017年,一个叫做“春暖花开”的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与任正非先生:围炉日话》。

此后,很多自媒体疯狂输出相关的内容。

标题诸如此类:

“陈春花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竟让任正非心甘情愿为她做司机”,

“任正非不顾高管反对,亲自开车接一位女教授,说:这是我的荣幸!”,

“陈春花:任总,你的公司将面临巨大亏损!”。

就这样上万篇此类的文章发布、转发、反复炒作。

最后,华为发布声明了。

然后,有网友找出了她学历中的爱尔兰欧洲大学。

根据爱尔兰工商查询网站的信息,这所所谓的大学注册时间是1997年6月26日,注销时间是2010年8月20日。

公司类型是“共同担保有限公司”,是的你没看错,这是一个含有“大学”俩字的公司。

后缀为Ltd,这个咱们搞过公司的都知道,这是“责任有限公司”的简称。

“爱尔兰欧洲大学”这类机构的收费大约是在每年1万英镑,而他们所提供的烫金假文凭在网络上的售价却不高,一般都是100多英镑就能买到,甚至最便宜的也只要30英镑。

爱尔兰教育部宣称“从未听说过这所学校”。

根据我国教育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提供的25所爱尔兰高校名单中,也没有它。

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网站查询。

目前,北京大学国发院、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等学校网页中,有关陈春花相关教育背景的资料已被删除。

许多网友说这是现实版的《围城》。

也有网友表示,博士学历不是问题。

这又让我想起了这两天的一则消息。

邵阳学院巨资引进23名留菲博士。

学校因为无法吸引人才,选择让自己的教师出国读博。

学校走了一条成熟的东南亚“批发式博士”产业链。

不少人通过此捷径获取博士学位,学费是十几万元。

学院说是人才引进,其实就是定向委培。

转一圈回来,标签就不同了

其实这个事情很好理解,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阳澄湖的大闸蟹很好,但是价格高,产量少。

有些人就把一些螃蟹拉到阳澄湖里洗个澡,再搞回来。

身份和价格就不一样了。

这里面操作的标准其实很简单,就是找个好的地方。

这些“洗澡学历”也是一个道理。

找一个国家教育部认可的,相对而言要求不高,时间还要短的学校。

这些国外名校不要想了,人家很严格,不会防水。

这个时候,东南亚的高校就是比较好的选择了。

一套培训下来,教师成了博士,高校提高了博士率,东南亚高校赚了钱,完美。

当然,这个陈教授走的路子更野。

博士学历是找了个公司发的。

然后,凭借博士学位又申请了南京大学的博士后。

我们悲愤的到底是什么

有人说,能力与学历无关,不能一味地在意学历。

人要成功靠的是个人的能力。

这个我不否认。

可是,不要忘记了,现实中许多事情需要敲门砖。

有了精致的五官,才更容易有人去了解你的三观。

不可否认,头上的光环越多,做事情就会越容易。

普通的父母为了攒够孩子上大学的学费,拿命赚钱。

小镇做题家们,忙着利用寒暑假兼职工作,就是为了让父母少点负担。

两代人的拼命终于大学毕业了,研究生毕业了。

满怀信心踏入社会的时候,发现竞争对手都是博士。

哪怕是花费几十万搞来的文凭,可是好使啊。

可怕的不是没有门。

让人无奈的是你好不容易拿到了敲门砖,还在流着汗、提着心。哐哐敲门的时候,人家的门是自动感应的。

当资本被不断放大和认可,那么普通人的路只能越来越窄。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这句话适合名利双收的人,普通人一条路走的都是双脚鲜血淋淋。

老百姓承认这个社会就是很多优秀的人。

抬头,羡慕之余,也仅仅只是远观。

低头,脚踏实地,依旧奋力生活。

只是,这些“优秀”至少要禁得起日光下的检验。

因为,这才是奋斗的意义。

黑暗不可怕,只要确定远方有光,才能一路砥砺前行。

信心才是关键的推进器。

老百姓的信心也很简单。

社会是复杂的,人心百态,免不了会出现让人气愤的事情。

但是,每一次问题的出现,都是一次社会改进的机会。

一个人的进步和一个社会的进步都是如此。

不断地修正,才是进步的关键,哪怕有点慢。

我们怕的是回避问题,不解决问题。

我想这也是大家一直期事情处理结果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