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入伏的北京潮湿闷热,桑拿天蒸烤着行人,汗水止不住地从毛孔涌出。此时,一头扎进冷气开足的购物中心,是不少市民的选择。

一个工作日的下午,「真探」来到位于常营的BHG MALL购物中心。行至二层就餐区入口,商场中岛摆放着八台大屏显示器,上面播放着《实况足球》游戏画面,“现场解说”不时从设备扩音器中外放出来。刚过中午,商场里行人并不多,没有嘈杂喧闹,游戏音反倒立体环绕,成了环境背景音。

走近看,与电视大小相近显示器连接着一排沙发座椅,一台机器可以容纳两人。机身下拉出两根电线,另一头连着的是游戏手柄——原来,这是一台共享游戏主机。

位于商场中岛的共享游戏机

没过多久,两个初三刚毕业的男生走到游戏机旁,深呼吸、擦汗、并排坐定后扫码,紧接着就拿起手柄,熟练地操作起来。他们玩的是NBA《2K 2022》,就像所有凑对打游戏的男生一样,俩人目不转睛,时不时还讨论下战术。忽略掉商场环境,和身处网吧没什么区别。

一个小时后,俩人从游戏机上下来,边走还边做着复盘。他们告诉「真探」,自己经常会和朋友来这里玩游戏,一个小时时间花费88元。大屏显示、手柄操控,体验远胜家里电脑,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游戏是最新款的,而他们家中只装着去年的旧版本。

显然,他们二人是球迷,也是篮球游戏老玩家,可以说是共享游戏主机的精准目标用户。但在人流多样的购物中心里,像他们这样目的明确的用户少之又少,数台游戏机摆放在那里的利用率如何,是否能赚钱呢?

带着这些疑问,「真探」做了一番调研。

新生的“小”生意

进入游戏界面,首先需要扫码支付。15分钟要花30元,游戏时间越长,相对越划算——30分钟58元、1小时88元,最长3小时的选项,要花218元。这一价格,比起三小时五十元左右的电竞馆、网咖,着实贵了不少。

就在两个初中生打游戏过程中,有两个女生也被这个游戏机吸引,但她们在扫码后就悻悻离开,临走还指着手机屏幕的支付页面,吐槽着价格太高。

不过,这台机器里的游戏内容十分丰富,有体育、少儿、竞速、格斗等八个类别,30余款游戏,其中不乏《FIFA》《2K》《只狼》《拳皇》等受众极广的大型游戏,且大多都是最新版本。

酷乐空间提供的游戏列表

这样一个立在购物中心的新奇“玩具”,出现了仅仅半年多的时间。

在常营的BHG MAll购物中心里,这八台游戏机的运营商名为酷乐空间。根据官方信息,酷乐空间背后公司名为乔屹时刻在线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总部位于北京。这家公司常年与购物中心打交道,曾经做过共享唱吧和共享按摩椅的生意。

「真探」拨通了酷乐空间的客服电话,据负责加盟业务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是从去年十月开始做共享游戏机项目,前期铺设以自营为主,现在正在拓展加盟。

据了解,酷乐空间的游戏机采取的是单机采买模式,一台机器的价格为11800元,在日常运营中,酷乐空间会抽取10%的流水,主要用于机器维护等,“只要有场地投放,不用人力运营,就可以等着营收”,在推销加盟的过程中,这一条是该公司主要的卖点。一旦交了钱,设备连同整个游戏、支付系统都由运营商提供。

在官方的招商PPT中介绍到,酷乐空间与龙湖、华联等商业地产公司,还有万达影城、卢米埃影城等影院保持着合作。工作人员表示,一旦达成加盟协议,运营方会帮助加盟商在北京范围内联络、洽谈入驻点位。

半年多时间,酷乐空间的游戏机投放节奏并不算快,在北京也只有五十余台设备,分别进驻了大兴西红门的荟聚购物中心、望京凯德Mall、龙湖·长楹天街和马路对面的BHG MALL购物中心。根据商场、周边人流规模的不同,投放设备的数量也有所区别,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在荟聚,一共投放了12台机器。

从落地点位可看出,目前这些游戏机还没能进入到城市的中心区域,新生事物依然处在测试市场的阶段。

在已有的入驻点位中,BHG MALL属于相对低端的商业综合体,客流量也并不算大。工作日的下午1点到5点间,客流稀稀拉拉,商铺中的工作人员也大多清闲,坐着发呆或者扎堆儿聊天的比比皆是。相对来说这样的场地租金比较便宜,据了解BHG MALL的八台设备所占据的中岛区域,月租金大概一万出头,月流水在3-4万之间。

“在这里,正常8-10个月就可以回本”,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真探」。

或许是在新生事物身上看到了机遇,目前国内已有30家左右的企业做起了共享游戏机生意。广州是相关产业的主要集中地,当地工厂进行机器的贴牌加工、生产等。

“这种生意的模式逻辑很简单,有的公司是靠卖设备挣钱,一台设备可以买到上万元,有的公司主要是靠抽成挣钱,”一位从事相关行业的销售人员告诉「真探」,他所在的公司叫上海威火,该公司的设备只买4500元,同样也是流水抽成10%,“我们在全国已经铺设一千台多机器,设备和软件并不赚什么钱,主要是通过分成获利。”

相比起来,设备便宜的上海威火的合作方回本周期会更快一些,在3个月到半年之间。

生意不好做

上述各家公司对流水、回本周期的测算,大多是依照投入产出的财务模型,在理想状态下得出的结论。但市场瞬息万变,左右生意的因素也千头万绪。真实市场环境和纸面上的估算总会有所差异。

「真探」在BHG MALL逗留了三个多小时,期间,除了那对初三男生玩了一个小时,再无其他人消费。不时有一些小朋友被游戏机吸引,想要上前体验,但无一例外都被父母拽走。更多时候,游戏机沙发上坐着的,是休息、刷手机的人。

周边的商家也告诉「真探」,这种状态是工作日的日常,游戏机只有零星顾客消费。周五和周末两天的午、晚高峰期,由于商场人流变大,就餐等位顾客变多,游戏机的使用率才会有所提升,但即便如此,八台机器全部坐满的场景,也并不算多。

前文销售人员也表示,因为后台程序都由公司开发,且要进行抽成,因此他们对于市场经营状况有所掌握,“购买我们机器做生意的人中,盈利和亏损的比例大概是1:1”。

商业地产运营商RET睿意德董事索珊告诉「真探」,中岛业态在购物中心属于“公共空间再利用”的性质,类似于抓娃娃机、游戏机等设施,或一些彩妆售卖点位,往往会放在无法招租店铺,或动线不好的区域,对于购物中心来说,这是一种多种经营的补充手段,居于附属地位。

从购物中心经营角度衡量,这类业态是锦上添花的存在,而从消费心理层面来看,也同样如此。在购物中心中岛的游戏机消费随机性极强,极少有专程去打游戏的消费者,大部分还是出于好奇或打发时间才去体验一把,若是价格设置超出预期,甚至还会劝退部分好奇人群——中岛业态不是目的,更多只是临时起意的“冲动消费”。

类比在各类购物场所随处可见的按摩椅,尽管价格不高,10到30元就能享受服务,但依然消费者寥寥。“按摩椅靠背能撑着腰,腿也有支撑,坐着更舒服一些”,“别人都坐,我就跟着坐坐”,这些声音是大部分消费者的心声,因此按摩椅尴尬地处在蹭座的多,花钱的少的局面下。

有按摩椅代理商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刚开始因为新鲜感,许多人跃跃欲试,同时也获得了不少消费者的认可。发展到现在,共享按摩椅基本处于被免费“蹭座”的状态,大批椅子闲置没人消费,经营额不到原来的两成,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总上所述,购物中心中岛生意这种非刚需性服务极度依赖客流量,一旦商场本身经营不佳或因疫情等外力影响客流骤减,从属其中的小型业态也难以为继。

另一方面,像游戏机、抓娃娃机这类带有“内容”属性的服务产品,还要充分考虑产品本身与所在商场定位人群的匹配关系,所提供的产品与人群之间是否存在“必然需求”,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设备的使用率。例如若所在区域能覆盖更多学生、年轻人群体,就像那两位专程去打游戏的初中生,游戏机的效率可能会更高。

此外,游戏机生意还有一个隐藏的风险——版权问题。设备中提供的游戏大多是生产商购买了XBox、Ps5等主机上的游戏,然后“扒”下来直接安在系统里的。没有正规的授权,一旦被追责恐怕百口莫辩。

工作日下午,商场客流并不多

当然,共享游戏机生意也并非只能“靠天吃饭”。

由于机器本身使用周期较长,往往能达到3-5年,因此从财务模型中判断,这一生意的主要风险来自于唯一的动态成本——租金。规避风险无非开源节流两条路径,办法总会有。

首先来看开源。在找好入驻点位之后,开源无非就是要吸引客流。依靠好的选址获取自然人流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要通过运营手段让更多人知道这一新鲜事物的存在。如今打开抖音搜索“共享游戏机”,可以看到不少相关内容,输出内容的有品牌方,也有加盟商。通过线上流量为线下业态引流早已在各个行业普及,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想要做好共享游戏机生意的人也可以借鉴。

另外,花心思搞活动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例如在充值界面或大众点评等平台做优惠活动提升吸引力,一定程度能避免因为价格而流失的潜在消费者。

第二就是节流。商场租金相对较高,且有时还需依靠“关系”拿资源,成本很难压低。但若换个思路,避开购物中心,选择餐厅、洗浴中心、按摩店等场所,按照共享充电宝的模式入驻,不支付场租,而是与商家进行流水分成,则会很大程度地控制成本。“反正机器的使用周期很长,哪怕客流并不是很大,但长期放着,也能实现回本、盈利”,那位销售告诉「真探」。

生意场上变化多,但应对方式也可以有很多。对于一个新生不久的生意来说,即便模式看着简单,但想要做好也不能偷懒,需要花心思。

纵观目前的市场,共享游戏机还处于早期阶段,“现在共享游戏机还在大量进入的状态下,估计再过半年左右,就会有人逐渐出局,就像按摩椅生意一样,经历几轮淘汰之后,逐渐达到平衡”,共享游戏机公司销售对「真探」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快速生长之后的回落是几乎所有生意的必经之路,共享游戏机也难以避免。这个生意究竟能做多大、多久,关键还要看做生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