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清晨,当许多村民还沉浸在梦乡中时,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肖金镇左咀村的左宏鹏和妻子就前往养殖区添水喂食、清洁兔舍,开始一天养兔工作。

走进左宏鹏的草原生态兔养殖场,在种兔区,一排排整齐的兔舍中,伊拉、比利时、莲山黑兔等优良种兔闹得欢实;在散养区,一只只兔在地上活蹦乱跳。

“养殖野兔比较容易,只要保证一天两次喂食就行了。对笼养的种兔,室内温度不能低于零摄氏度,湿度不低于45摄氏度。种兔一年打4至5次疫苗,断奶的商品兔只需注射一次疫苗,便可以进行售卖。基本上每月都有兔子出栏,这是一个投资少、见效快的养殖项目。”左宏鹏分享他的“养兔经”。

1986年出生的左宏鹏,原来和妻子常年在外打工。2015年初,夫妻俩在电视上得知养殖野兔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便到全国各地考察市场。经过多方了解后,左宏鹏投资3万元,从安徽购回了170只种兔进行试养。

刚开始,由于缺乏养殖经验、管理不善,170只野兔死了大半。左宏鹏经过上网学习,与专业人士交流,逐渐掌握了养兔技术。在饲养的过程中,左宏鹏发现草原生态兔肉质更鲜嫩,市场行情好,便开始试验自繁自育草原生态兔。

“采用人工授精的方式让种兔繁殖,不断进行淘汰,留下优良品种。”左宏鹏介绍,2015年底,他的种兔数量达到400多只。

2016年,左宏鹏成立了庆阳鑫昊隆农民专业合作社,把兔子养殖规模扩大2000多只,养殖区也扩大到了11个。

“这几年发展下来,养殖效益还不错,所以我们建了个大厂子,开始大规模养殖。”左宏鹏告诉记者,他把草原生态兔作为主打品牌进行推广,目前合作社有600多只种兔,一只种兔每年可繁殖6胎,每胎产仔6只,为了保证兔子的品质,一般只留下个6到10只,部分留作种兔,部分作商品兔,

商品兔饲养3个月就可出售。除去成本,每只种兔每年可产生700元左右的效益。他的兔子在安徽、四川、福建等地都有固定的销售渠道,年收入在30万元左右。

“养兔不仅效益好,而且无需过重的劳动力,适合老人和留守妇女养殖。”左宏鹏在自己致富的同时,按照“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模式,通过合作社提供优质种兔、技术指导,养殖户订单养殖,合作社回收商品兔统一销售的经营方式,带动周边20多户农民养殖野兔。

四年的养殖经历,让左宏鹏成了远近闻名的养兔专家、致富带头人。左宏鹏说:“今年继续扩大养殖规模,吸纳农民入股,带动更多人依靠养殖生态兔实现增收致富。”

小编语:农村稳则天下安,农业兴则基础牢,农民富则国家强。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扶持,农民专业合作社迎来发展的大机遇:合作社是带动农户进入市场的基本主体,是发展农村基本经济的新型实体,是创新农村社会管理的有效载体。养殖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