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北省重阳县的一些小山上了,经常有人去挖一些类似生姜的一样的东西,然后拿去卖给药材收购商,一斤能卖2元钱。而从这个村里走出的大学生熊银德,则直接在山下流转了300多亩地,种植这种东西,而且在他第一次收获的那一年,就卖出了1500万元。后来更是把每斤的价格卖到2000多元,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宝贝呢?

回乡种植黄精,却被质疑骗局

这种类似生姜一样的东西叫黄精,它是一种中药材,也能加工后食用,有健脾胃润心肺的功效。主要生在在800到2800米的山区,在一些大山里背阴的地方,和一些小溪旁都能挖得到。

在2008到2016年的时候,晾干的黄精,价格一路飙升,最后能卖出50元一斤的高价,但是即使这样,却很少有人愿意大面积种植,因为黄精的种植周期太长,需要四年的时候才能收获,这也就是说,在种植的前三年,是没有任何经济效益的。

熊银德出生在一个中药世家,从小对中药有着浓厚的兴趣,大学读的也是这个专业,在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立下志向,要在中药行业做出一番事业。

大学毕业后,他就开始攒创业资金,凭借着对中草药市场敏锐的嗅觉,2012年,他带着仅有的几十万积蓄,回到了农村老家,打算流转300山地,准备种植黄精。

山上本就有野生黄精,而且人工种植的话,光生长周期就得四年,村民认为熊银德种植黄精,可能就是个骗局,都不愿意把土地流转给他。而熊银德为了表达诚意,直接给村民预付了五年的流转费,这下,村民才终于相信他了。

黄精的种植方式

黄精的种植方式其实比较简单,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首先,海拔在800到2800米的山区,并且拥有疏松砂质土地的地方,最适合黄精的生长。

其次,在每年的3月和8月 都是黄精的种植期,它是根茎作物,种的时候,需要采用根茎种植法,将成熟的根茎截成数段,然后分别埋进土地。

黄精地上的部分是有叶子的,在冬天的时候,叶子枯萎,所以就显得地上光秃秃的,似乎什么也没有。此外,种植地的管理也比较重要,需要及时地除草和施肥,否则会影响产量。

首批黄精上市,价格很高,但却不卖

人工种植黄精,并没有太多可参考的案例,于是熊银德也经常会到山里挖一些黄精当做样本,用来分析在不同温度、土壤和环境下,对黄精成长的影响,从而不断得改进人工养殖黄精的方法。

很快,四年过去了,到了2016年,熊银德种的黄精,单个普遍都能长到三四斤,亩产达到5000多斤,而这一年,黄精的市场行情,如熊银德预测的一样,干货黄精的价格,涨到了50元一斤。价格虽然很高,但熊银德却不着急售卖,因为他理想中的价格还远不止如此。

不止于当前的价格,有更高的追求

虽然当前的黄精的价格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熊银德并不满足,因为他还想把价格卖得更高。

干货的黄精,通常用于中药材,但如果把它加工成食用的,那么价格就能卖出100多元一斤。黄精自带苦味,如果生吃,不仅刺激喉咙,也不利于肠胃消化,因此,想要食用,必须经过一种叫做“九蒸九晒”的制作工艺。

从地里挖出的黄精,用清水洗净后放入蒸箱,蒸完再拿到露天晾晒,而每蒸一次,黄精的颜色就会加深,就这样反复蒸晒九次,不仅味道由苦转甜,功效也能达到最佳。

5斤黄精,能做出1斤食用黄精,按当时的产量,他种植的第一批黄精,就卖出1500多万元。

精益求精,再次改善产品,价格卖到每斤2000多元

玛瑙色,是评判食用黄精品质的高低。就是在食用黄精片上进行光照,拥有玛瑙颜色的食用黄精,就是高品质肥肉黄精,一斤能卖到上千元,是普通食用黄精的十倍以上,但很少有厂家能做出来。

为了能做出玛瑙色的黄精,熊银德从最开始的制作工艺开始跟踪,寻求突破。他分别从制作的三个层面去研究:

1、蒸的时间,过长或者过。

2、蒸的过程,期间的火候大小。

3、晾晒的时间长短;

以为问题的原因肯定藏在这三个里面,但是结果却告诉他,想做出玛瑙色,跟这三个都没关系。

排除了制作工艺,那么会是晾晒方面的原因吗?果然在一次次实验中,他终于得到了答案。熊银德之前的晾晒都是很随意的,从来没有在意过晾晒温度的问题,当他只在15到20度之间的温度里晾晒黄精时,玛瑙色也逐渐的显现出来了。只不过,整个制作过程从一周的时间,拉扯到一个多月。

然后他又挑选更优质的黄精,制作出更纯正的玛瑙红,在一吨黄精中通过层层筛选,最后也只能得到两三斤,所以他定价2000多元一斤。

2021,他的黄精总销售额达到了3000多万,而埋在地下的黄精也通过熊银德的不断钻研,不断改进,最终变成了埋在地下的“黄金”。

不满现状,是能提升收入的最大动力

有些很多人不敢去做,或者是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这里头往往暗藏着更大的商机,但商机与风险同存,但只要有扎实的基础,对事物有很高的把握,那么就可能有很大的成功机会。

最后从熊银德身上也能看出,不满现状,是能提升收入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