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摊、宠物店、水族店、家居饰品店……这些不起眼的小生意,几乎很难入一些心高气傲草根投资者的法眼,但小蓝要告诉您,千万别小瞧了这些生意,无论是从利润率还是盈利情况,它们在草根投资领域中均属于“暴利”生意。烧烤摊毛利润率150%,一晚净赚万元不是传说

据福州的烧烤店老板透露,以每天卖得最多的羊肉串来说,购买每斤羊肉的价格是29元、羊油是10元/斤。每3斤羊肉加2斤羊油,能穿出将近200串肉串,平均成本0.535元/串,再加上腌肉料、烤肉料和3分钱的竹扦,成本将近0.8元/串,每串卖2元,毛利润达到150%。所以刨除房租、人员工资、火炭、水电煤气等成本,总体算下来,每天营业额的80%就是纯利。该老板表示,自己小店一共有25张台子,如果赶上周末,生意好的时候,平均每桌顾客基本上都要消费150元以上,每张台子至少要翻4次,一个晚上净赚万元一点也不新鲜。宠物医院利用信息不对称,日均赚数千元

据天津小动物保护协会副秘书长刘欣透露,宠物医院属于“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生意。别看平时宠物医院生意不火爆,但是其盈利水平极高。举个简单的例子,宠物狗拉个肚子,如果送到宠物医院,没有个六七百元,这病是看不完的,而事实上只要宠物狗主人懂点常识,给狗狗吃点便宜的消炎药就可以了,最多花费几元。在业内一直流传着“开宠物医院,一年可以买奥迪,两年可以买房”这句话,其实一点也不夸张。像福州鼓楼区某宠物医院,最初投入不过十几万元,现在老板一年净赚七八十万元很轻松,而医院一天平均最多接待三四个宠物。宠物医院之所以敢要高价,因为:一是,很多顾客不懂宠物医疗常识,给经营者一个宰他们的机会;二是,利用顾客心急乱投医的心态,提升价格;三是,过度医疗。手机壳生产暴利生死一夜间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也衍生了一个暴利生意–手机壳生产。有人说一个手机壳也就十几元、几十元,算什么暴利呀!这就是外行人说的话了。智能手机由于天生设计的问题,需要手机壳保护。以苹果手机为例,全国有很多粉丝,每当苹果发新品,他们宁可花上几个月工资,甚至排队等候24小时也在所不惜。而对于手机壳生产企业而言,只要能预测准手机尺寸,提前生产出来,等手机一上市,手机壳同步销售,一两周的时间就能赚到对手一年才能赚到的钱。业内龙头老大在成功预测准了苹果4S的尺寸,短短两周就赚取了数百万元的净利润,而他的投入只有十几万元。同样如果预测错误,这批货都等于是废品,对于小企业而言无疑就是逼上绝路了。耗材回收低投入高回报

在很多城市的电脑一条街上,总能看到一些人打着“高价回收硒鼓、墨盒”字样的纸牌。因为墨盒、硒鼓的回收暗藏“暴利”。据业内人士透露,回收一个品牌的墨盒、硒鼓平均价格也就十几元,但是他们再生之后出售的价格,便宜的是四五十元,贵的可以达到一百多元,而在整个加工成本不过几元钱/次。据本刊记者调查了解,相关的再生设备便宜的只有几千元,贵不过两三万元,只需要一个人一天就能完成上百个墨盒或硒鼓的再生工艺。因此无论从投入、技术,还是毛利润率,这个生意都是让人心跳的暴利生意。同时调查过程中了解到,这个生意一个月净赚几万元属于一个常态,单从收益看,这个生意并不高,但是从性价比看,该生意绝对是一个草根投资者黄金商机。家居饰品店“打折”后毛利润率过200%是常态

一个简单的装饰陶罐150元、一台仿古电话1000多元……人们早已对家居饰品市场上的“天价”习以为常。浙江义乌一家小型家居饰品加工企业负责人鲍先生透露,家居饰品的生产成本并不高,其最大的成本支出是设计费 ,不过对于自己这种小企业,大多数都是“模仿”大企业的设计风格,所以连设计费都节省了。以一些售价七八十元的树脂饰品为例,成本也就五六元钱。之所以零售门店敢卖那么贵,原因有两个:一是,抓住顾客的信息不对称;二是,抓住顾客追求品牌效应的心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黄金商圈的家居饰品店敢“打五折”销售商品,还能存活多年的原因。水草水族店的隐形暴利

水草是水族店的配套产品,价格不菲,但是销售量却不低。不少人可能认为水草属于什么稀罕品种,其实它十分常见,养殖难度也不高,投入三四万元就能在北京郊区建一个大棚养殖。一棵水草从生长到可以卖,最短时间只需要一周,成本也就0.1元/棵,而市场的零售价至少几元钱。如果是将这些水草做成水族景观,成本几元钱的水草售价几百元。幼教培训研发零成本形成暴利

据了解,大部分幼教培训都属于暴利生意。据业内人介绍,幼教培训生意最大的成本支出就是课程的研发,一套完善的课程光资金投入至少几十万元,而很多幼教培训机构都采用的“模仿”手段,直接套用一些成功的课程,这样就使得培训机构成本大幅下降,因此在同等收费标准下,采用模仿手段的机构,从账面计算盈利水平均在150%以上。另外,据该业内人士透露,这种模仿手段在业内已经成风,甚至已经成为了一个明规则,有些机构为了拿到知名机构的课程,不惜派人卧底学习。另外,很多家长为了孩子的未来也不惜花重金到培训机构去培养孩子,这也给机构赚取暴利创造了客观条件。